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再見志記海鮮飯店

新志記海鮮飯店位於太子運動場道一號的新志記海鮮飯店開業已經第卅八個年頭,店外的一幅「志記海鮮飯店」霓虹招牌,看似「忘記」海鮮飯店,可算是運動場道的地標之一。細看招牌,發現角落寫上了一個細細的「新」字,意味飯店已經來到第二代經營者。「⋯你都看到了,還有甚麼好談呢,完全沒有生意,拍烏蠅,退休只是時間的問題,你幫襯我就幫到我。」兩年前來到志記,當時仍是疫情的高峰,只見飯店內客人寥寥無幾,但棠哥仍然努力打點廚房一切,等了一會,他終於停下來說了一點志記的往事。


「⋯這裏一九八五年開張,開頭由我舅父兩公婆打理,後來見他們年紀大了,入廚房身水身汗,我就決定辭了外面餐廳從在二零零二年接手一直到現在。你看到出面招牌有個新字,就是這個意思。做了廿年十分困身,買餸煮飯都是我做,真是『夠皮』了⋯」


原來志記是由棠哥的舅父志叔在一九八五年創辦,迄今已經三十八年歷史。不過志叔後生時本來是在當時的東頭平房區外的一條街擺街邊檔口。直至七十年代初,政府落實興建美東邨而清拆平房區,面對重建志叔只好另覓地方擺檔。 碰巧當時志叔的一位朋友,因為年紀老邁而有意轉讓他在砵蘭街的雲吞麵檔,而志叔在街頭擺檔儲了一些本錢,機緣巧合下志叔便「頂」了舖頭。不過志叔對包雲吞並沒有興趣,他覺得炒海鮮小菜更為「快靚正」,結果就志記海鮮飯店就出現了。因為那邊附近沒太多競爭,生意客似雲來,可是做了十多年,又因為舊樓重建而搬遷到附近的熟食中心,最後來到現在的運動場道一號,多年來的熟客一樣照跟,轉眼便是卅多年。


後來到二零零二年,已過六旬的志叔開始感到力不從心,得悉外甥棠哥在大集團擔當大廚,又做得樓面,十分萬能,便邀請他夾份,接手志記。 兩年前的疫情早就讓周老闆萌生退意,好不容易地捱過疫情,豈料又還上業主加租,無法負擔下只好決定退休,希望有人接手新志記。


面對疫情後租金大幅回升、民眾外出飲食習慣改變、成本上升後無法聘請足夠人手,外遊人士增加而訪港旅客尚未回復以前水平,即使加價後生意額都不升反跌,問題不斷循環惡化下不少餐廳都寧願選擇結業。 舊式餐廳對於一些人來說,質素未必是最好,但那份人情味和回憶,卻是在新式餐廳難以找到。我們熟悉的舊餐廳茶記,不少都是在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工廠年代時開業,工友客似雲來,也算是這些餐廳最輝煌的時代。轉眼四五十年過去,老闆、伙記、師傅們早己到了退休年紀,前線勞動力不足,無下一代接手的情況下,讓他們堅持的是街坊們帶來一份一份的人情味。經營環境不理想下,結業也無可奈何,我們也只能好好珍重剩下的舊餐廳了。


《街影》

二零二三年九月一日

 

社交平台版本

https://www.instagram.com/p/CwoRS3APQGo

2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