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再見榮光街的粉紅大廈

土瓜灣榮光街重建計劃不知不覺已經進行一半,舊唐樓建築大半已經清拆,粉紅色的愛華大廈最終亦已告拆卸,原來榮光街、啟明街一帶的前身故事可謂曲折離奇。


土瓜灣版寨城

榮光街座落昔日由愛爾蘭人庇利在1897年創立的庇利船廠舊址上。庇利船廠曾經製造多艘炮艦、貨船和渡輪,例如廣東號,距離榮光街不遠的庇利街(Bailey Street)和庇利大廈(Bailey Mansion)就是以他命名。後來在1949年末,當時正值中國國共內戰,中華民國敗走台灣,民國中國航空公司於是把總部由上海遷至香港,並購買庇利船廠作倉庫和飛機維修基地,怎料隨即發生兩航事件。


中國航空和中央航空公司的總經理劉敬宜及陳卓林突然宣布投共, 隨即指揮12架飛機飛往中國大陸,同時過千名員工亦表示效忠中共。國共兩黨於是開始爭奪兩航的71架飛機財產,當中包括一些軍用運輸機。當時政府為與中共建立正面外交關係,最高法院將飛機產權判予中共。然而,香港政府接管在兩航財產後,嘗試把廠內的飛機及物資運往啟德機場暫存時,遭到船廠內大批投共的員工武力反抗。


訴訟事件最終鬧至英倫樞密院,過百名員工被遣返中國,而且經過1950年韓戰後,英中兩方關係一度惡化,飛機財產最終判歸中華民國所有,不過事件卻仍未告結束。船廠空置後,被剩下反抗的投共員工重新佔領,隨即架起哨㙮3座,更有人輪班值勸,警戒森嚴,有如土瓜灣版城寨。船廠門口還有以磚石砌成的天安門城牆,經常懸掛五星紅旗,但政府一直不為所動。事件擾攘數年,到1955年5月9日,高院頒令把船廠業權轉移至美國斑馬公司才告解決。


接管船廠情況驚險環生,船廠四周有手持防暴盾牌並配上防毒面具的警隊包圍,在主要通道架上鐵馬。警隊連同高院執達吏從海陸兩路進入,幾經周折才完成接管。最終庇利船廠在1955年10月拆卸完成,並向外填海一百呎,興建了大量現時的唐樓,包括粉紅色的愛華大廈,庇利船廠正式劃上句號。


愛華大廈

愛華大廈位於榮光街與啟明街交接形成三角地形上,座落在昔日庇利船廠舊址,樓高8層,於1958年5月正式落成入伙。「⋯紅磡新興商業區中心,交通極為便利,大廈兩面臨街,空氣光線極為充裕,且備有時代化之先進設備⋯」當時的雜誌這樣形容愛華大廈,即時吸引了很多人成為業主。為了適應三角地形,𧗠生出了如愛華大廈般的圓尖角設計,這種設計當年屢見不鮮,可惜隨著重建拆卸,圓尖角唐樓已所剩無幾。當年建築公司宣稱,如愛華大廈此等窄長設計更有效從兩邊街道採光,而這種設計是由五、六十年代著名建築師錢湘壽所設計。


愛華大廈另一個焦點,是它醒目活力的粉紅色,成為了土瓜灣的景點之一。「⋯這麼普通的樓有甚麼好拍呢?⋯」恰巧遇上一名街坊,她笑指原本大廈是灰白帶點暗紅色的,後來在翻新時才髹上粉紅色,加上舊時四處都是這種唐樓,不明白有甚麼好拍照。


時間推回到2016年,市建局宣布重建榮光街一帶的唐樓。然而,惟獨愛華大廈和啟明大廈沒有被納入重建項目,頓成孤島。雖然愛華大廈外牆翻新,亦成為了社交媒體的打卡熱點,很多人對其被拆卸難到可惜。但是,外傷可治,內傷早已難癒。多年來,居民飽受大廈內石屎剝落、管線問題及滲水的情況影響。大廈單位業主一直爭取重建,惟大廈租客對安置安排極為不滿,抗議多年不果,最終市政局在2017年宣布將兩廈納入重建,商戶與居民多年來建立的社區脈絡亦煙消雲散。


63年過去,愛華大廈的任務亦終告終束,現隨啟明街及榮光街發展項目,連同後面的啟明大廈一同拆卸。愛華大廈的三角地皮在重建後將會建成公眾休憩空間。她經歷風雨63年,為街坊提供一瓦遮頭,也許,她也是時候離開了。


《街影》

2022年3月23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