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再見第四型徙置大廈

隨著石籬邨最後兩座舊樓宇被拆卸重建,昔日徙置事務處策劃興建之第四型徙置大廈亦正式成為歷史陳跡。


第四型徙置大廈

首批第四型徙廈在1965年落成,最大特點是由昔日七層大廈進化成十六層樓高大廈,並首度在大廈中央設置升降機,當年被形容為有如摩天大廈的龐然巨物。除了居住面積更大,落實後興建的單位內亦提供當時前所未有的獨立廚廁,使得居住質素遠較舊型徙廈進步。而最後剩下的兩座第四型徙置大廈,是石籬邨第10和11座,分別於1966及1967年落成。 由於徙置區居民教育水平一般較低,而且初期未加裝升降機前並非每層停留,有些居民不懂操作升降機。筆者遇過舊徙置區居民,他憶述當時尚未有正式的互助委員會,但區內曾經有居民自發擔當升降機操作員,但因為人們很快便熟習使用升降機(就只是按個掣而己),這種升降機義工也很快消失了。然而,並非全部第四型徙置大廈都是設有升降機,例如白田邨和昔日元朗邨的第四型大廈是其中異例,只有八層樓高,故沒有設計升降機。據筆者街訪及調查,石籬邨大廈升降機初期只停留十四樓,與同期之牛頭角徙置區(牛下)一樣,後來改為每三層一停,直至一九七八年起增置升降機後,再度平均分配停留樓層。


徙置大廈重建

八十年代,香港公共房屋史上發生一宗重大事件 —— 26座問題公屋醜聞。1982年,廉政公署接報葵芳邨部份樓宇因偷工減料而有嚴重結構問題,調查後發現超過570座樓宇均有這些情況,當中26六座更需要即時清拆。另外,由於當時的舊型屋邨大廈興建技術不及新屋邨,加上日久失修下使保養成本高昂,而且這些屋邨配套設施不足,必須重建才能追上社會需求。時任港督衛奕信除了提出影響深遠的《香港機場核心計劃》外,他也在1987年頒布《長遠房屋政策》,正式落實推行房屋整體重建計劃,在1988年起將所有第四至六型徙置大廈重建,連同第一至三型徙置大廈重建計畫一同進行,目標在2001年前完成所有重建。惟政府在1995年,發現徙置大廈重建計劃牽涉的居民太多,加上安置屋邨無法如期完工,未能妥善安置所有居民,故房屋署將計劃延長至2005年,並改訂目標在2001年前至少完成重建所有沒有獨立廚廁的徙置大廈。


石籬中轉房屋

政府在1988年開始重建石籬邨,不過經過結構勘察後,認為屋邨部份大廈建築仍然安全,故暫時保留第10和11座。九十年代,為了改善臨屋區的居住環境,時任港督彭定康在任內施政報告多次提出,目標要在1997年以前清拆在 1984年前建成的臨時房屋區,這些臨屋區都是政府撥地讓居民自行委托承建商興建,大多都是一兩層高的鐵皮或者木屋,衛生情況惡劣。同時,政府在市區邊緣位置物色可用作中轉房屋的較舊型公屋大廈,用以安置中轉屋的居民,由於設有獨立廚廁,居住質素大大改善。石籬邨第10和11座正是完美選項,分別1998年以及1996年改建為中轉房屋,包括將多人單位改裝成若干一人單位,並設立臨時收容中心,為受到天災、緊急事故或政府清拆計劃影響而無家可歸的人士提供臨時居所。2010年馬頭圍道塌樓事件,以及翌年旺角花園街排檔火災中的災民就是暫住石籬臨時收容中心。


二十年過去,房屋署在2015年勘察石籬邨第10和11座結構狀況,報告指出除非進行大規模結構修葺及鞏固工程,否則兩座大廈不能持續使用至2022年以後,保留石籬中轉屋不符合成本效益。 石籬邨第10和11座重建計劃最終在2020年落實,如今正在拆卸當中,這也意味包括第四型在內,第一至六型徙廈已經成為歷史陳跡,只剩下改建得面目全非的第一型徙置大廈美荷樓依然屹立,由徙置大廈化身為青年旅社,作為政府公營房屋起源的見證。


《街影》

二零二三年五月十九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