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加多利山 — 三十年代花園城市

由旺角沿亞皆老街行上加多利山,感覺像是突然從繁囂城市走入世外桃源。若然回到一百年前,加多利山只是普通一座荒山野嶺。直至30年代,這裏在前人對九龍發展的預視下,由不毛之地變成一處鳥語花香的花園城市。

加多利山 — 三十年代花園城市

加多利山是傳統的高尚住宅區,在50、60年代,低下階層月薪只有一百幾十,租金動輒以千元計的加多利山,簡直是遙不可及的夢幻居所。不同現在的大型私人屋苑,加多利山從不將街客拒於門外,不少街坊都會特意上山散步,感受一下這裏寧靜的氣息。


探索加多利山,我們大多著眼在這裏幽靜的環境和摩登建築,但為何這座荒廢山丘會被發展成今天的高尚住宅區,原來曾有一段這樣的故事。

平整工程前的加多利山。(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平整工程前的加多利山。(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由九龍說起

加多利山位於何文田以北、旺角以東,在上世紀20年代以前仍然是一座寸草不生的無名山丘,並向東延伸至現在九龍醫院,是相當大的一座山丘。這時候的何文田,依是一片平原田野,只有一些菜欄和石屋,也是九龍墳場的所在地。窩打老道與亞皆老街交界除了加多利山,還有一處叫大石鼓的地方。


20年代中,政府向北擴展窩打老道,將這個山丘一分為二,從此兩邊命運分道揚鑣,水月宮也在1926年從大石鼓遷至現在麥花臣遊樂場對面,現在這個名字仍在可以旺角的大石鼓水月宮見到,廟內的石碑亦記戴了這座古廟搬遷的事。九龍首家政府醫院 — 九龍醫院就在1925年於東面的山丘陸續落成,而西面的山丘則一直處於荒蕪狀態。

由九龍說起
花園城市先行者

1911年,居港多年的葡萄牙商人梭椏(Mr. Francisco Paulo de Vasconcellos Soares),提出在當時九龍油麻地火車站,即現今旺角東站之附近,建立一個花園城市。目的是為歐藉人士提供一個具園林景緻,合適負擔而舒適的居住環境,在當時九龍發展才剛開始時,這個計劃顯然相當大膽。


梭椏在1913年購入此處地皮,開始著力發展他的花園城市。直至1919年,區內三條道路落成,分別是太平道、勝利道和自由道,就是梭椏為了紀念一戰結束而命名。


梭椏的花園城市建成後,吸引了不少葡萄牙人遷到此處居住。梭椏道(Soares Avenue)連連接豔馬道(Emma Avenue)和棗梨雅道(Julia Avenue)形成一個三角地帶,原來代表著梭椏太太和他的女兒。保險商人義德(Charles Montague Ede)隨後亦在1920年代於九龍塘興建他心目中的花園城市。


可惜,何文田花園城市在戰後陸續重建成高樓大樓,而今已難以找到往日痕跡,有關這個何文田花園城市的故事,留待日後再講。

加多利山布力架街
布力架與嘉道理

漫步加多利山,會發現這山上只有兩條道路,一條是嘉道理道(Kadoorie Avenue),另一條則是布力架街(Braga Circuit),到底名字因何而來?


故事就要由香港建新營造有限公司(Hongkong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 Co.)說起。這間公司成立於1922年,在香港從事各項建築、政府及港口設施建造工程,首位主席是中電創辦人羅拔•西溫(Robert Shewan)

半島酒店歷史悠久
建新營造公司

建新公司可算當時的建築先驅,在1923年取得一種先進鑽孔灌注樁系統(Franki piling system)獨家使用權,這項技術能使建築結構更強和更高。1928年落成的九龍半島酒店就是香港首座運用此項打樁技術興建的建築物,為當時香港最高建築。


可惜在20年代省港大罷工等多項因素影響下,多項建築工程無法如期進行,建新公司在1930年更陷入財政危機,面臨倒閉。此時艾利•嘉道理(Elly Kadoorie)與何東(Robert Hotung)決定注資加入,並委托葡萄牙商人布力架(José Pedro Braga)擔任主席。

輔政司修頓爵士(W.T. Southorn)在加多利山動工典禮上向來賓致辭,1932 年 1 月。 (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輔政司修頓爵士(W.T. Southorn)在加多利山動工典禮上向來賓致辭,1932 年 1 月。 (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布力架是位土生土長葡裔人士,長居九龍的他,對地區事務非常投入。20年代曾任潔淨局成員、獲港督任命為首位葡籍非官守議員,亦經營過印刷公司,後來發展成政府印務局,更促成遊樂場地委員會成立。長年積極爭取在港葡人的權益下,漸漸成為葡人領袖。隨著天星小輪和九廣鐵路的開通而加速發展,布力架預視九龍具有相當發展潛力。


為解決公司危機,他認為需要發展房地產事業,加上附近何文田和九龍塘花園城市的成功,他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 收購限界街以南最後一幅可發展用地,發展花園城市住宅計劃。結果建新公司以326,000元成功向政府投得這座荒廢山丘30英畂的土地,布力架等人隨即在山上舉行了一個簡單而隆重的剪綵慶祝儀式。

加多利山的規劃圖則。 (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加多利山的規劃圖則。 (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加多利山花園城市

「⋯這裏所種植的樹苗定必茁莊成長⋯」建新公司主席布力架在慶祝儀式中這樣說。布力架認為園林緻景、綠蔭大道是花園城市不可或缺的元素。1940年,加多利山已由光禿禿變成林蔭處處,路旁都是尤加利樹、耳果相思和肉桂樹等等綠色植物。


當時加多利山周邊的配套已經相當完善,鄰近九廣鐵路油麻地車站(今旺角東站)、九龍醫院、同由布力架提出興建的聖德肋撒堂、在山上的拔萃男書院英皇佐治五世學校、附近的喇沙書院、培正學校、瑪利諾修院學校等。

加多利山的房屋設計圖。 (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加多利山的房屋設計圖。 (圖片來源:加多利山)
房屋設計

加多利山的房屋設計由著名建築師行建興洋行(Davies, Brooke & Gran Architects)負責,一所在1895年於上海成立的建築師行,曾設計上海多棟現代主義風格建築。加多利山的房屋也承襲建興以往風格,設計簡約不添修飾,也就是常說的包浩斯風格,在視覺紊亂的現在看起來特別舒服。較後建成的房屋則有些採用當時流行的摩登流線型建築設計。


二戰被逼停工

香港淪陷前夕,25間平房相繼完工入伙,另外11座房屋因為日軍侵港而被逼停工。二戰期間,加多利山更被日軍佔據,和平後曾讓英軍入住,直至1946年才重新開放民眾租用。加多利山與何文田兩個花園城市都是由葡人牽頭發展,吸引了不少葡人聚居,有趣的是,住在加多利山上的葡人遠比何文田花園城市的富有得多,在戰前形成一個葡人的階級形象。

加多利山前租戶 Mr.W.T.Grimsdale
加多利山前租戶 Mr. W. T. Grimsdale
戰後加多利山

「⋯回想當時眾志成城期望香港盡快復原,沒有官僚礙事,各人竭盡所能幫助這個地方恢復過來⋯」羅蘭士·嘉道理勳爵在落成典禮這樣說。可惜艾利·嘉道理和布力架在二戰時期相繼過身,戰後香港快速展開重建,面對人口急增,房屋短缺問題日益嚴重,此時加多利山亦再度發展。


五十年代末,57棟洋房和35個住宅單位相繼落成。當時住客主要是從事貿易、航運和航空業等政要商人,反映香港當時正在轉型的經濟。時至今日,加多利山仍然保留著三、四十年代建成的摩登建築,環境依然保持昔日清幽。大家有機會經過旺角何文田時,不妨也到山上散步,感受一下停留的時光吧。山上的拔萃男書院和山腳的中電總部的故事,就留待下次再續了。



《街影》

2023年6月19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