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勵德邨,高尚住宅區中的廉租屋邨

上一篇屋邨介紹了昔日能望海的荃灣象山邨,今天來說說一樣也曾經飽覽維港美景的勵德邨吧。


六、七十年代,除了政府廉租屋計畫與後來港督麥理浩提出的十年建屋計劃以外,同時還有一些非政府的屋邨計劃正在密鑼緊鼓進行,位於大坑的勵德邨就是其中之一。昔日可眺望壯麗維港景色的勵德邨,環境相當清幽,且與當年旅行熱門地方虎豹別墅和蓮花宮毗鄰,是當年房協轄下屋邨中最現代化的屋邨,被喻為豪宅區中的高尚廉租屋。提起勵德邨,大多印象都是圓柱形狀設計,惟它的誕生原來幾經波折。


 

名字


不過勵德邨的名字來源,肯定是大多數人了解它的第一樣事,除此以外,不少房協屋邨的名字以房協委員定名,例如明華大廈以房協主要創辦人聖公會何明華會督取名、家維邨以房協協辦人張有權的筆名家維取名、祖堯邨以房協協辦人關祖堯爵士,以及乙明邨以房協義務司庫陳乙明會計師取名。


勵德邨為人所知就是以參與與建多項政府廉租屋的工務司兼房協執行委員鄔勵德命名。最有趣的地方是,不只整個屋邨的名字有箇中嘵妙,屋邨內每棟樓宇名字亦有細心安排。勵德邨的三座樓宇的名字:勵潔樓、德全樓和邨榮樓,頭一個字能組成勵德邨。


 

勵德邨前身與鄔勵德


昔日大坑遍佈無數木屋,而勵德邨前身原本就是蓮花宮木屋區的一部份山坡,高峰時期,該處山坡曾有木屋數百間,居民達三千餘名,大多以養豬種菜為生。「⋯係啊!蓮花宮後山全都是木屋,整個山頭也是!那時定時定候會火燭的⋯」大坑居民鄭婆婆這些說。由於木屋區曾經發生火警,衛生欠佳,加上人口增加以及舊樓重建,使房屋不足問題每況越下。1953年發生石硤尾木屋大火後,促使政府解決問題,陸續加速將木屋區清拆,興建徙置區,受影響居民亦會被妥善安排搬遷上樓。


然而,政府徙置區雖然快速解決了房屋壓力的燃眉之急,但設備上顯然稱不上妥善,沒有廚廁的情況下,居民煮食要出走廊外,如廁、沖涼和洗衫亦得利用位於工字型大廈中央的公共浴室,非禮案件時有發現。加上各個單位亦有通氣磚相連,全無私隱可言,但當其時有瓦遮頭已勝過一切,人們大多沒有太大抱怨。順提一提,由於徒置區單位無供水,要利用公共水喉和浴室,故當時居民是無需交水費!


今天的主角勵德邨,當然並非政府屋邨,而是由非牟利的香港房屋協會自資興建,大多認為房協的屋邨質素和配套都比政府公屋好,而幕後功臣就是在六十年代出任工務司,參與多項香港公共建築規劃的鄔勵德先生(Michael Wright)。


在出任工務司前,鄔勵德早在五十年代初經已加入房協,他倡議每個居住單位應備有適口合大小的獨立廚房和廁所,也就是眾所週知的「鄔勵德原則」。鄔勵德有這份堅持,是源於他在二戰時曾加入香港義勇防衛軍,淪陷後被日軍俘虜,難以忘記的沒有尊嚴和私隱的集中營生活,故此他認為一個良好的居住環境是對人民十分重要。


五十年代,二戰後香港人口激增,鄔勵德1952年參與興建了比石硤尾徙置區還早誕生的上李屋邨,質素遠比政府徙置區好。1963年,鄔勵德接任工務司,同時政府亦推行廉租屋計劃,慢慢改善大廈設計,後期的單位也終於配置獨立廚廁。話說回來,大坑木屋區在六十年代被計劃清拆,重建成廉租屋邨,即勵德邨,大多村民將被調遷至觀塘藍田、秀茂坪、葵涌石籬、香港仔石排灣的廉租屋邨。


婆婆街坊憶述木屋區清拆前,定時定候會火燭,不過原來並非火警,而是相當奇特的木屋清拆方法,就是利用火攻!筆者果真找到一位大坑街坊記得當時的情況,在七十年代初,每天早上總會嗅到燒焦的味道從現在勵德邨那個山坡傳來。原來由於木屋區遷徙時,居民遺下大量物品,加上位於山坡上的木屋達七、八百間,木屋殘骸和家具難以搬運落山,當時的消防處竟然想到一把火燒光木屋區。木屋區清拆緊,山坡亦告剷平,興建了勵德邨。


 

勵德邨


「⋯小時會跑上天台看維港的煙花表演,甚至街外人也會過來⋯」勵德邨由香港建築師黃祖棠設計,由兩座雙圓㙮形樓宇和一大座長型樓宇組成。臨近維港的兩棟樓宇以㘣㙮形設計,成為了勵德邨的最大特色,是全港惟一圓㙮形公共屋邨樓宇,亦是少數圓柱形狀的大廈。同樣圓柱形的灣仔合和中心,到1980年才落成,另有指,勵德邨是香港最早的㘣柱形大廈,不過事實上,在不遠處就有一座名為世紀大廈,比勵德邨更早在1970年落成。


翻查當年的房協年報,這樣的設計是為了盡量使得較多居民能俯瞰維港景色,完全不遜旁邊的豪宅。即使未面向海港的單位,登上天台的公共休憩空間,壯麗的海港景色即時盡顯眼前,故在煙花表演時,吸引不少人專程來到勵德邨天台觀賞拍照。


勵德邨設備相當完善,除了屋邨剛普及的升降機外(雖然初期不是每層能到,後來改裝後可達廿五樓,廿六樓的居民得走落廿五樓坐升降機),還有獨立廚廁,浴缸,也標榜有石油氣喉和電視天線,那時候無線電視也剛剛啟播了數年而已。由於勵德邨當年位置仍然算是偏僻,僅有一條巴士線往返中環,故勵德邨亦設有街市和一些地舖,小童群益會和一所勵德幼稚園,天台更有網球場和兒童公園,地下有籃球場,照顧了年輕人和兒童的活動需要。

 

興建困難


不過原來勵德邨的誕生受到從重重困難。房協大坑的建屋計劃原本早在1963年提出,建築4座共十一棟樓宇,後來因成本問題又改為三座圓塔大廈和一座長型大樓,可惜政府當時正進行政府廉租屋計劃,把資源集中在加速興建徙置區,而停止對房協的資助。同時,房協正在興建香港仔漁光村、北角健康村、筲箕灣明華大廈與及荃灣滿樂大廈,不過由於當年香港經常受到颱風吹襲,建築工程受到延誤,使建築成本大幅上升。


可惜在1965年,無法覓得足夠資金故,房屋協會宣布暫緩位於大坑的勵德邨興建計劃,自此勵德邨就如胎死腹中。直至1967年11月,房協再次提出自資興建廉租屋邨大坑勵德邨,亦成為大坑唯一一個屋邨,並由政府徙置事務處協助遷徙原址木屋區居民。依山而建的勵德邨計劃相當龐大,計共耗資三千六百萬港元,且分兩期進行,首期先興建長型的邨榮樓,次期興建圓塔形的勵潔樓和德全樓。計劃本原訂於1971年中落成,然而,由於興建過程發現山坡平整工程比預期困難,加上經常受到風暴影響,經常發生山泥傾瀉,另外渠道建築亦需時,遲遲未能完工。經過多次延遲,長型樓宇邨榮樓首先在1975年6月落成入伙。

 

極受歡迎


背山面海、轟立在富豪區的勵德邨可謂極受歡迎,即使勵德邨的租金在當年各個新型廉租屋邨中相比下昂貴,仍然吸引大批市民申請入住,當時超過六萬人爭奪1600個單位。以五人單位租金為170元,七人的要210元,而最大的十一人單位,則需320元,當年坐天星小輪只需一毫子而已。同年的荃灣福來邨,五人單位僅要60元,七人單位為74元,可見位於高尚地皮的勵德邨租金也顯得非常高尚。


那麼當時候甚麼人可以申請入住勵德邨呢?原來申請資格也頗為嚴格,首先必須要是香港人,且來港居住了不少於三年,要接受家訪;其次,不得為政府或其他機構的廉租屋居民,以免浪費單位。入息亦有相當限制,初期800至1500元,視乎單位大小而定,當時工廠低級技工,月薪大約1000至1500,文員則有2500至3000,故不少人抱怨根本無法申請,表示失望。


《街影》

2021年11月22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