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天星小輪的前傳故事

你近來有坐天星小輪嗎?數數手指,原來尖沙咀九龍天星碼頭和各艘天星小輪不經不覺已經六十多歲,不過天星小輪的故事早在140年前經已開始。現存的曉星號(Morning Star)和晚星號(Evening Star)這兩個名字,更見證天星小輪由創辦至今,在維港上經歷的各種大小事。


講天星小輪的歷史,不得不提一位來自印度信奉祆教的巴斯人,他就是打笠治·那路治·米泰華拉Dorabjee Naorojee Mithaiwala, 1824年—1904年7月7日)米泰華拉曾坐擁一間麵包工廠和數間酒店,後來更發展渡輪事業,也就是天星小輪的前身。回顧米泰華拉的經歷,他並非有錢家族出身,只靠一步一步將事業打拼回來,過程受不少幸福眷顧。


查當年各大報章,米泰華拉逝於1904年,人生有52年身在異鄉,直至離世前3個月才選擇回到老家渡過人生最後階段。他對香港城市發展不遺餘力,把港九以渡海輪連繫起來,他心中的䌓星仍然在維多利亞港閃爍奪目,讓這個小小海港百多年來聞名於世。到底天星小輪與他有何關係,為何當初會在維港設立一條往來港九的渡輪服務,為何渡輪以星命名?筆者翻閱不同文件和報章嘗試再次整理米泰華拉的一生,今天讓我們來看看他和天星小輪的誕生故事吧。


從偷渡說起

查《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ume 5》 ,在18世紀已有不少巴斯人跟隨英國東印度公司遠赴廣州珠江一帶從事商貿。19世紀初,善於營商投資的巴斯人也在香港設立一些洋行,但他們甚少主動傳教,對經濟、交通和教育等各發展貢獻良多,也熱衷公益事務。半山旭龢道、薄扶林碧荔道、尖沙咀麼地道、灣仔律敦治醫院都與在港巴斯人有關。


1852年,此時香港已經開埠11年,聞說二十多歲的米泰華拉出身貧窮,於是躲藏在一艘準備從孟買前往中國的輪船,打算藉機會偷渡香港,不過途中很快被該船的葡萄牙藉船長發現。本來米泰華拉以為人生就此完結,怎料船長並沒有立即把趕下船,竟然還允許他留在船上廚房工作。船長居然讓一個陌生人照顧船員一日三餐,實在匪夷所思,也讓米泰華更珍惜這個機會。


數月過去,米泰華拉終於隨輪船抵達廣州,幸好在期間累積一些廚房經驗,他短暫在一戶富有人家裏擔任廚師,後來轉輾進入Lyall , Still & Co.擔任來往廣東至香港的蒸氣渡輪船務員,以及當時香港第三大洋行 —— 都爹利洋行(Duddell & Co.)繼續助理員工作。


創立麵包工廠

時間很快來到1857年,第二次鴉片戰爭剛剛爆發,洋人與華人的矛盾加劇,英中雙方關係一度變得緊張之際,竟然發生一宗轟動全港以至英國王室的事件。1857年1月15日早上,數百名洋人不約而同砒霜中毒,腹瀉嘔吐不止,乃至港督寶寧爵士夫人亦不幸受害。雖然未有造成死亡,但受害者之多使得英國政府對案件大為緊張,認為事件相當有可疑,矛頭直指當時一所最大規模專門製作西式麵包的裕成辦館(E'sing Bakery)。


辦館東主張霈霖(Cheong Ah-lum)被指響應兩廣總督葉名琛的號召,在麵包落毒意圖毒害洋人,而且案發當天碰巧張霈霖乘船前往澳門遊玩,被認為是畏罪潛逃,難逃意圖種族謀殺嫌疑 。雖然最後案件被陪審團認為證據不足而當庭釋放張霈霖,但無法消除社會上洋人對他的憤怒,最後他無奈將辦館結束,政府亦下令把他驅逐出境。


事件平息後,社會一度對麵包失去信心,都爹利洋行看準機會囤積大量麵粉,打算發展麵包工場生意,可惜其貨倉突然發生火災,所有麵粉付之一炬,捐失慘重。1858年,經歷多年工作,米泰華拉終於儲到第一桶金,一心來港從商的他認為是時候自立門戶,於是毅然決定離開工作多年的都爹利洋行,在中環皇后大道中創立了一所屬於自己的烘焙工場打笠治麵包公司(Hongkong Bakery),專營家庭麵包、結婚蛋糕和餅乾等食品。


米泰華拉在洋行工作多年,建立人脈甚廣,加上亞霖毒麵包案和都爹利洋行的意外,市場無太多競爭下讓米泰華拉的麵包工廠發展迅速,他又引進新型製包機器,規模日益擴大聲名大噪,後來更專門為英軍提供麵包。伴隨1860年中英雙方訂立《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威菲路軍營、貨倉和碼頭先後在尖沙咀一帶建立,九龍開始發展起來。米泰華拉亦看準機會涉足旅店行業先在維多利亞城開辦英皇愛德華酒店和域多利酒店、新域多利酒店,以及在九龍開設九龍酒店,並向酒店供應自家麵包,後來更成為山頂的香港大酒店的股東。


金星號

隨著九龍發展,當地人口逐漸增加,來自外埠的商貿輪船活動亦頻繁起來,九龍方面對米泰華拉的麵包公司訂單需求大大上升。他意識到有必要發展自己的貨運系統,港九兩地以維多利亞港所隔,渡輪自然是當時唯一的選擇。當時維港並未有定時渡輪服務,而且來往港九的客運渡輪需求未算很大,使得不少渡輪公司經營遇上困難。1872年,米泰華拉向一位經營渡輪的英國商人格籣·史密夫(J. Grant Smith)購入了一首單層蒸氣輪船,以運載貨物和員工之用,也為郵輪乘客提供酒店接送服務。


查David Johnson所撰寫的《Star Ferry: The Story of a Hong Kong icon》一書,指出天星小輪首兩艘渡輪是在1871年投入服務的曉星號(Morning Star)和一八七八年的晚星號(Evening Star),這兩個名字依然在今天的維港上可以見到。原來這兩艘船本來由一位叫布蘇(M. Buxoo)的船東擁有,而他原先擔任船長的輪船公司碰巧有一船渡輪名為金星號(Cum Sing)。


以星命名

1880年,米泰華拉向布蘇收購其兩艘渡輪,以便擴大發展渡輪業務,曉星號和晚星號以星命名未必源自於布蘇的昔日的金星號,因為其英文只是單純的音譯(Cum Sing)。渡輪以星命名原因,極大可能與米泰華拉所信奉的拜火教有關。拜火教源自古波斯,現今伊朗,倡導善惡二元論(Ditheism,即世界分為光明與黑暗。當中以火焰、太陽、月亮和晚星光明元素象徵善神。故此,米泰華拉以星來命名他的四艘小輪,很有可能是與拜火教的教義有關。


另外,筆者數年前曾在一本書看過,指據說米泰華拉十分喜歡英國詩人阿佛列德•丹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所寫的一首詩《越過沙洲》(Crossing the Bar)・當中的一句「日落與乍現的晚星,耳聞召我的呼喚!」(Sunset and evening star, and one clear call for me!)。

《越過沙洲》(Crossing the Bar

Sunset and evening star, And one clear call for me! And may there be no moaning of the bar, When I put out to sea, But such a tide as moving seems asleep, Too full for sound and foam, When that which drew from out the boundless deep Turns again home. Twilight and evening bell, And after that the dark! And may there be no sadness of farewell, When I embark; For tho' from out our bourne of Time and Place The flood may bear me far, I hope to see my Pilot face to face When I have crost the bar. Crossing the Bar, Alfred, Lord Tennyson


可惜已忘記是哪本書,也再找不回來,找不到證據,留待日後再證實。不過米泰華拉開辦的英皇愛德華酒店和域多利酒店,都以英國王室命名,似乎確實有喜歡英國事物的表現,渡輪因英詩命名也未足為奇。


九龍渡海小輪公司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末,九龍半島尤以尖沙咀發展加快,全賴遮打爵士(Sir Catchick Paul Chater, 1846年9月8日—1926年5月27日)麼地爵士(Sir Hormusjee Naorojee Mody,1838年10月12日—1911年6月16日)這兩位同樣來自印度的商人,也就是遮打花園和麼地道的名字由來。


他們早年在銀行工作時結識,更在1868年合組遮打麼地洋行(Chater & Mody),從事地產業務,投資並發展九龍尖沙咀土地。後來1886年,遮打爵士又與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等合辦了香港九龍碼頭及貨倉有限公司(The Hong Kong and Kowloon Wharf and Godown Company),在尖沙咀建設碼頭和貨倉以經營轉口貿易,尖沙咀的發展潛力無可限量。


尖沙咀的蓬勃發展使得當地勞動人口增加,物資需求亦大幅上升,昔日不景氣的渡輪服務終於現曙光。米泰華拉有見及此,便與同鄉遮打爵士的九龍倉合作,以無償合作方式接戴九龍倉的碼頭工人,而九龍倉就免費提供碼頭給米泰華拉的渡輪停泊。


為了應付競爭日益加劇的港九渡輪業務,米泰華拉正式在1888年成立了九龍渡海小輪公司(Kowloon Ferry Company)。初代的單層蒸汽船曉星號(Morning Star)因機件老化在1889年被拆卸後,米泰華拉立即向九龍黃埔船塢訂製新船替代。


其後在1890年和1897年,分別再增添兩艘渡輪高星號(Rising Star)和導星號(Guiding Star)。這兩艘船與現在的小輪類似,首度採用雙層雙向設計,戴客量由本來的100人大幅增加到250人,船隊規模日益增長。米泰華拉皂山渡輪由起初單純為了方便自己的麵包工廠運輸手段,不知不覺成為市民來往港九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


天星小輪成立

1898年,年達七旬的米泰華拉自覺年事已高,也正計畫印度的老鄉退休。惟他沒有將其創辦的九龍渡海小輪公司轉讓給兒子,而選擇把它售予規模已很成熟的九龍倉,同年五月九龍倉正式收購米泰華拉的四隻渡輪,沿用渡輪固有名字,成立天星小輪公司(The Star Ferry Company)。順帶一提,九龍倉在1974年亦收購了香港電車公司,坐擁香港兩大具歷史的交通工具服務,不過2010年法國RATP Dev Asia 全面收購電車。


說到這𥚃,由米泰華拉創立九龍渡輪到九龍倉收購天星小輪的故事大致就是這樣,當然天星小輪的故事在這𥚃才剛剛開始,雖然礙於篇幅省略了很多細節,米泰華拉憑著營商慧眼,大膽嘗試,由偷渡到成為廚師,再發展自己的麵包工廠、酒店業務,成立九龍渡輪到九倉收購天星小輪,一步一步編寫這個成為舉世聞名的交通工具的故事。巴斯人對香港的經濟、交通和教育等各發展都貢獻良多,也熱衷於公益事務,尖沙咀麼地道、灣仔律敦治醫院都與在港巴斯人有關。篇幅關係,有關他們的故事則容後再說。


《街影》

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廿五日


社交平台版本:

https://www.instagram.com/p/ClXW9GDvO4l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