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九十年代天水圍的記憶

筆者小時候居於天水圍,二十多年的歲月裏我在這裏留下了不少回憶。天水圍初期交通不便讓我甚少有機會出去九龍,最多只會坐坐輕鐵到附近元朗和屯門逛逛,故我對五光十色的香港其實印象不大,也算是我一生人的遺憾。天水圍這個地方由昔日漁塘發展到今天成熟的新市鎮,不知不覺已經三十多年,不過本篇並非說天水圍的歷史,只是想簡單講講我在天水圍生活的回憶。

九十年代天水圍的記憶

六十年代奇遇

分享回憶前,想分享一位伯伯更有趣的經歷。

「⋯我在六十年代就開始經營士多,初期主要是販賣飼料。那時候天水圍依然有很多塘仔,我經常踏單車由士多來往天水圍,那時候未有公路,都是一些爛路。沒有地圖下我也迷過幾次路,印象中有天水圍有些村落,不太多人住,只有一些茅屋,一望無際的。村民大多都是養魚養蝦,但當時似乎有不少新魚塘,因此光顧我的有熟客也有新客。

有一天,我去到一家魚塘送飼料,但那天不知是否吃錯東西,肚子突然劇痛,我問那人能不能借他的廁所一用,誰料他居然十分雀躍說:『快來快來,塘邊有位置!』,我望望池塘,塘邊只有一條小木橋,上面有一間簡陋的芧屋,沒有門,底下有個洞的。我才知道,原來飼料並非我單車上的那包,而是在我肚子裏⋯」

九十年代天水圍的記憶

元朗一間舊士多的老闆這樣跟我說,十分生動形容了他在六十年代到訪天水圍的情景。眾所週知,天水圍在發展為新市鎮以前,是一片紅樹林和池塘,戰後的天水圍居民有些種植稻米,也有更多的養殖塘魚。直至八十年代初,政府著手發展天水圍新市鎮,天水圍的平整工程在1986年開始後,這片藍綠的風景便陸續陸被填成土地,以興建各類型住宅等設施,昔日的天水圍居民大部份被遷往當時剛落成的元朗朗屏邨。


第一個屋邨

天水圍第一個入伙的屋邨,是1992年入伙的天耀邨,優先接收當時受秀茂坪邨和慈樂邨重建影響的居民,也是我自小居住的地方。由於作為開荒屋邨,天水圍的配套設施在初期仍未落成,申請反應未太熱烈,基本上只要肯申請天水圍都一定會派到單位,因此那時家人就從成功從沙田搬過來天水圍。


屋邨設施算是一應俱全,因此起居飲食、上學玩耍大多數都只會留在天水圍。商場裏的商舖亦很全面,志樂玩具、千年史文具、永成皮鞋、廣良興糖果、海威運動、鄧永康醫生、阿波羅雪糕、溢聲鐳射影視、耀德鐘表、資科電腦和美心酒樓等,所以如非必要也不會跑到附近的屋邨。


可惜到2008年,當時領匯大型翻新商場後,這些舖頭大多都結業,有些捱得過第一次裝修,也無奈捱不過第二次。我和街坊都沒有為他們留過任何一張相,明明他們都曾經存在過,卻一點痕跡也沒有遺下,也算是埋下開始街影的伏線。 小時候困在這個新市鎮是我人生一個遺憾,因為那時候基本上沒有機會出去九龍,更遑論香港島。印象是家人為了在1997前搞護照,才帶我們坐過海巴士出去金鐘,否則真的很少需要離開屋邨。而且,在2003年末九鐵西鐵綫通車以前,出九龍必須坐巴士,動輒要呆坐個多小時,而且那時候冷氣巴士很貴。


老實講,雖然來到天水圍,看到的風景除了公屋就是公屋,不過這𥚃環境算是十分幽靜,放學多數就會到公園球場與同學玩耍,有時更會與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就只需要問一句:受唔受?


中央公園和銀座

九十年代中,天水圍南的各樣公共設施的建築工程陸逐完成,位於天水圍中心的市鎮公園也已經啓用,記得初期宣傳是嘉湖山莊的一部份,樂湖居居民只要行過對面馬路就到達這個鳥語花香的公園,那時候的天水圍人口不是太多,生活環境似是世外桃源,與九龍市區有天地之別。對我印象最深,是公園裏有一個大型人工湖,這個湖與當時屯門市鎮公園一樣,有鴨仔船可以坐,而這個公園,也是小學旅行的地方。沒錯,小學會去天水圍公園旅行。不過,十分奇怪的是居然沒有同學和街坊對此事有印象,似乎在2000年初改成現在只能放模型船。


穿過公園,經過噴水池後,會來到在1999年10月落成開放的嘉湖銀座商場。這是當時天水圍絕無僅有的大型商場,除了一般舖頭和餐廳,也有圖書館、賽馬會、遊戲機中心、還有天水圍唯一一間戲院,因此「去銀座」算是天水圍居民以前的娛樂之一,這個與東京銀座撞名的商場,是當時在區內難得高檔的感覺。記得小時候曾經有一次,我相約幾個女生到銀座玩,平時巴士都不願花錢坐的媽媽那天竟然給了我一張100元紙,但我已經忘記所為何事,總之肯定不是用來玩。當時地下有一間繽紛樂園(後來變成冒險樂園),不知道那來的膽量,我就帶著她們跑進樂園,把那紅衫魚拿出來大叫:我要唱100元代幣⋯⋯結果是怎樣我也忘了,但回想起來真是不該。


銀座有一樣東西巧合與東京串連了一起,就是商場玻璃尖塔入口旁的外牆上,有兩塊全天水圍唯一的巨型霓虹廣告牌,甚少出九龍,甚至元朗的我,第一次看到霓虹燈,就是在銀座。嘉湖銀座其實分開兩邊商場,分別稱為「有樂町」和「日比谷」,也就剛才提到的霓虹燈上寫的東西。恰巧全日本以至全亞洲第一個霓虹燈,據說就被安裝在日比谷公園。可惜如今霓虹在商場翻新後拆卸了,天水圍的大型霓虹燈只剩下兩邊戲院的幾個影院號碼。


輕鐵和人口

輕鐵由1993年初通車至今,依然是天水圍內重要的交通工具,以前是接駁屯門元朗,現在則主要連接屯馬綫。在通車初期,天水圍只有三個站,天耀、樂湖和天瑞,輕鐵列車到達天瑞站後,要經過後方的迴圈以作調頭,當時這裡以北的天水圍,仍然一片工地。現在高空觀察天水圍北,只會見到密密麻麻的一模一樣的高樓。政府在1994年已經開始著手規劃天水圍北部,不過首任特首董建華在1997年提出「八萬五」建屋計劃,主張每年供應不少於八萬五千個住宅單位,政府不斷在天水圍北部興建公共房屋,使天水圍人口急劇增加,而這些居民多是新移民和貧窮家庭。


天水圍北自2000年初開始陸續入伙,人口已升逾十萬,但由於天水圍的重要公共設施都集中在天水圍南,而且西鐵站和新圖書館亦設於天水圍最南部,在天水圍北部新建的住宅密度過高,社區設施和就業機會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居民缺乏社會福利服務下,悲劇時有發生,天水圍也隨之漸漸形成悲情城市的負面印象。人口急劇增加,亦大大加劇了輕鐵的負荷,我中學在天水圍北的一所學校讀書,故每天必須要坐輕鐵上學。由於天水圍北帶來的人口實在太多,每天早上坐輕鐵基本上都是焗沙甸魚的狀態,彈動不得,如果不好運被濟到車廂入面,隨時無法下車。有時候因為輕鐵站與站之間短程,加上要列車也要等交通燈,上不到車的話,可以跑去下一個站上車,但後來每況逾下,我也只好聯同同學組成單車隊,一起踩單車返學了。


2000年初,天水圍仍然有一些街童的問題,音響單車總是聯群結隊,挑釁我們。我記得有一位同學深深不忿,因為他的單車沒有叮叮,不夠威勢,居然想到要要偷其他單車的叮叮,誰料就被街坊舉報,要接受警司警戒,也是相當天真的有趣回憶⋯2003年10月,九鐵西鐵綫正式通車了,出去九龍香港更加方便,輕鐵的任務也慢慢由連接屯門元朗,改為更重要的連接西鐵綫(屯馬綫),長大後,我也搬離天水圍。天水圍對我來說,雖然讓我小時候見識可能沒比市區人多,但也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留待下次再分享了。


《街影》

2023年8月21日

另閱

社交平台版本

https://www.instagram.com/p/CwMFZvtPXRl/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Bình luậ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