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尋找十二少的足跡

四月一日,是讓許多歌迷無法接受的日子,二十年前歌手張國榮選擇離去,同年梅艷芳亦不敵癌魔撒手人寰,這對銀幕情侶遺下回憶無數,包括在一九八八年上映的電影《胭脂扣》。不經不覺過了三十五年,當年取景的地方大半已不復存在,剩下的也有不少改變,今天看看幾個場景的變化吧。


《胭脂扣》是一部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時間穿梭於三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香港,講述一位為愛殉情而化成鬼魂的石塘咀名妓如花,來到陽間尋找苦等五十三年紈袴情郎十二少的故事。香港開埠後,擺花街和威靈頓街一帶已經有西洋妓院,而上環水坑口和荷李活道一帶後來亦成為華人的煙花之地。一九零三年,政府強制所有妓院遷至石塘咀,也就是戲中虛構的倚紅樓所在之地。石塘咀最高級的四間妓院稱為大寨,可有過百位俗稱紅牌阿姑的高級妓女。當時若公子哥兒看上了哪位紅牌阿姑,並非隨意就能娶走,要在茶廳「打茶圍」與對方相處。當取得紅牌阿姑歡心後,就要「擺廳」大排筵席宴請所有姊妹、客人,公佈這位紅牌阿姑已經心有所屬,而這位妓女也會隨之離開石塘咀,好運的能夠成為正室,亦有被立為妾侍,無論如何也總算能夠從良。


回到胭脂扣,情節正好體現了昔日嫖客打茶圍的情況。電影圍繞的場景並不多,主要是梅艷芳飾演的如花,生前工作的石塘咀青樓倚紅樓,她就在這遇上張國榮飾演的脂粉客十二少。十二少對如花一見鍾情,在連番攻勢,放炮仗、送對聯、送大床,最終讓這位倚紅樓紅牌阿姑深深情陷脂粉客。原來這座青樓並非取景於香港,而是澳門一間已經拆卸重建的百年古老旅館五洋酒店(前稱五洲酒店),關錦鵬導演在電影花絮表示,劇組幾乎由頭把這座危樓般的酒店重新粉飾,營造三十年代風月塘西的氛圍。筆者上月到訪澳門時,恰巧住在五洋酒店對面,可惜酒店早在廿年前重建,無法一睹這古老旅店的風采了。


電影中段,如花為了與愛人雙棲雙宿,隻身來到十二少家拜訪,卻被十二少母親在字裏行間羞辱。這幕原來是在元朗一座建於一九二七年的古老大宅 — 娛苑拍攝,並非甚麼秘密。這座建築原是元朗鄉紳蔡寶田自行建造的大宅,其建立的榮益公司亦參與多個建築工程,如深水埗警署。蔡寶田在一九四四年離世,娛苑在一九九一年被後人放售後一直荒廢。雖然政府在二零零七年將大宅列為一級歷史建築,可惜卻成為村民的雜物倉,破爛的門窗散落一地,實在難忍昔日宏偉大宅現在淪為滿目瘡痍的垃圾崗,後來更降為二級歷史建築。


堂堂南北行二太子豈能與青樓女子扯上關係,十二少家人反對他們交往,窩囊的十二少卻不敢反抗,只好離家出走在擺花街找了個地方與如花共住。為了維持生活,如花依舊需要每天接客,落樸的十二少坐在大屋窗邊目送她前往倚紅樓。後來如花帶十二少學唱戲,在戲班掙一點微薄收入,面對如此現實,十二少也無法再像開頭般豪氣的送大床,只能向如花送個隨手在攤檔買的胭脂盒,也是往後惟一送過她的禮物。


後來十二少被家人發現後責令十二少回家娶其表妹過門,承繼家業,還奚落如花。走投無路下,他們決定吞食鴉片殉情。那時候是一九三四年三月八日晚上十一時,故他們以三八一一作為相認記號。正好在兩年前六月,政府宣布禁娼,而昔日塘西風也在一九三五年六月正式落幕。原來這個地方就在澳門的鄭家大屋,當時的荒廢大屋早已經翻新,可惜上次筆者到訪澳門時未有開放,而擺花街就是劇組在阿婆井悉心搭建的佈景。


如花死後在陰間苦等情郎五十年,回到陽間尋找十二少卻發現一切景物已經變遷,昔日如意郎違背當初的共同承諾。現實亦然,電影上映至今短短三十五年,電影內出現的景物大半已不復存在,儘管還有不少剩下來的,但如今物是人非,也提醒我們應珍重當下僅存的。


《街影》


社交平台版本:

https://www.instagram.com/p/Cqe3ySYv9XQ


1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