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悄悄改名的賓館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街上的霓虹燈上的文字,有很多是旅館招牌,不過當中不少旅館近來卻悄悄改名,由酒店改成賓館、別墅或者旅館等,原來同近年修訂的法例規則有關。

悄悄改名的賓館

香港早期酒店

酒店業在香港發展歷史非常悠久,早在1841年開埠初期,已經有一些提供短期住宿服務的酒店,例如滑鐵盧酒店(Hotel Waterloo)、商業酒店(Commercial Hotel)、寰宇酒店(Hotel de L’Univers)等,當中最聞名的是在1868年2月開幕的香港大酒店(Hongkong Hotel)。1900年,九龍陸續有幾間大型酒店在尖沙咀落成,包括九龍酒店(Kowloon Hotel),而半島酒店則在1928年12月開幕。

hongkong hotel

華人公寓湧現

戰後,香港人口隨中國爆發內戰,難民湧港而急劇上升,百廢待興的各行各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復甦,包括當時標榜提供冷氣、冷熱水喉等新式設備的公寓。這些公寓一般租金都比酒店低廉,因些吸引大量初來乍到的難民暫住,也有租客會租房作聯誼活動,例如打麻雀,甚至講數,而戰後灣仔一帶的公寓有特別多的一樓鳳,她們大多都在公寓內進行性交易,因此公寓可說是品流相當複雜的地方。


公寓通常設在一些唐樓單位中,並以木板分隔出房間,有些公寓更會分租房間內的床位,以提供更加廉宜的租金價格,不少身無長物的人會把公寓當作長期居所,後來公寓慢慢演變成今天的賓館。不過有關公寓的事就留待下次再講了,回正題。

悄悄改名的賓館

霓虹搭棚恐懼症

近年霓虹燈招牌被拆卸的速度在屋宇署的嚴厲規管下似乎有所提升,外伸霓虹燈招牌數目由七八十年代過萬塊跌至現在僅剩百多塊。每當見到霓虹燈被搭棚時,心裏都會慨嘆:又拆了嗎?近來被搭棚包圍的霓虹燈就有灣仔百佳酒店,正當大家疑惑這塊霓虹燈是否將會被拆卸之際,才發現原來霓虹燈有些改變:名字從百佳酒店改成百佳旅店。

悄悄改名的酒店

如果大家細留意其他酒店賓館招牌的話,也會發現原來不少酒店都悄悄改名了,例如荃灣沙咀道的幾間酒店,都由酒店更名為賓館、別墅、旅館、飯店等,原因是與近年修訂的法例有關。


七十年代,香港被譽為亞洲四小龍,旅遊業就隨香港經濟而迅速發展,酒店需求大幅上升,在八十年代酒店賓館數數超過800。惟自開埠以來,香港一直沒有相關法例明確規管酒店賓館的經營方式,引致質素參差的賓館湧現,服務水準為人詬病。


訂立旅館條例

1987年,立法局開始討論訂立一條法例規管酒店賓館,清楚列明酒店和賓館的定義。酒店和賓館最大分別,是酒店需要提供能讓汽車上落客貨的地方,多為較大規模的獨立建築,而賓館是指在住宅樓宇,或商住混合用途的建築物內,提供短期住宿服務的場所。故此,不難在一些舊住宅樓字的外牆上發現到舊式公寓和賓館遺下的招牌。

初期議案的中文名稱為《旅館業條例》,但其英文”Hotel Accommodation Ordinance”被酒店業人士認為會被持賓館牌照的旅館濫用條例,在其名稱上用上感覺更高檔的「酒店」一詞,故後來改為”Hotel and Guesthouse Accommodation Ordinance”,以減少誤會。


正式立法

《旅館業條例》經過立法局和行政局連番討論後,正式在 1991年立法生效,儘管條例中清楚列明酒店和賓館的分別,卻沒有限制名稱的採用規則,也就是說賓館可以稱自己為酒店,對旅客造成混亂和不便。「麗晶大酒店」變「麗晶大賓館」的情況十分常見,在缺乏網絡的年代,來到才知中伏的機會相當高。

賓館不能叫酒店

直至2018年,立法會提出修訂《旅館業條例》,以改善消防設施等的規管,修訂內容亦包括禁止持有賓館牌照的旅店以酒店自稱。修訂後的《旅館業條例》在2020年生效,因此若有細心留意街上的招牌的話,從2020年開始,自稱酒店的賓館陸續更名,棄用酒店一詞以避免觸犯條例,包括近來換上新名字的百佳旅店,而其霓虹燈亦在近來完成了更新名字的工程,不日拆棚了。


《街影》

2023年10月10日


 

社交平台版本

參考

132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