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曾經完美的象山邨

如今被形容為老人孤島的荃灣象山邨,曾經可是背山面海,景色怡人,設施齊全的完美屋邨。 尚有早被遺忘的是旁邊的城門谷公園前身,竟原來是為象山邨而設的三層遊樂谷,今天就讓我們回到八十年代的象山邨吧!


荃灣北部發展計劃

荃灣自六十年代發展成新界首個衛星城市後,受蓬勃發展的紡織等輕工業帶動,人口迅速增長,住屋需求壓力大增。 為增加土地與建屋,政府在六十年代末構思發展當時仍是一片農地的荃灣北部,加上麥理浩爵士非常關注房屋問題,故在一九七一年接任總督後,翌年立即提出十年建屋計劃,荃灣漸漸拓展為新市鎮。


荃灣北部率先入伙的是在1970年落成的梨木樹邨,其後象山邨和石圍角邨亦相繼動工,荃灣還有不少稱為新村的村落,安置當年受遷拆影響的村民。 這些邨和村形成了一個大形北部住宅區,有關荃灣的發展,請期待日後文章。


象鼻山上的田野

本篇的主角象山邨在1978年聖誕前夕落成入伙,原名為城安邨,是十年建屋計劃中在荃灣的第一個屋邨,亦是屋委會的第68個屋邨。初時象山邨的居民,大多來自受興建地鐵而被逼遷拆的村落,包括西樓角村、海霸村、白田霸村和三棟屋村等。現在從荃灣地鐵站下車的話,不難發現旁邊有個西樓角花園,不過此並非西樓角村確實原址,而是地鐵站綠楊新邨位置。


象山邨原址為象鼻山上的一大幅菜田,因而得名,鄰近城門水塘,加上附近有不少寺院,如竹林禪院和圓玄學院等,充滿鄉村風息,青蔥綠油,是昔日老少咸宜的假日郊遊熱門地方。1973年,正式刊憲收回荃灣北部近城門谷一帶土地,受影響的村落包括二陂坊、石圍角村、古坑村和老圍等,以準備興建象山邨,與及其後的城門谷公園和石圍角邨。這些村落最後被移至和宜合道運動場對面的一排新村屋,即石圍角新村、二陂川新村等。


鑑於菜田泥土鬆軟,故興建象山邨是個極大挑戰,需要把象鼻山剷平,修整為平台和興建象鼻山路,而今象鼻山只剩下梨木樹邨旁的一片山坡。象山邨在1977年4月動工,三棟大廈分別命名為樂山樓、翠山樓和秀山樓,從清雅名字可感受到屋邨幽美氛圍。


象山邨

象山邨乃當年號稱荃灣最現代化的屋邨,預計容納一萬二千名居民,人口密度乃當時全港各個屋邨中最低。 設計上非常對稱,僅有三大座樓宇,兩邊分別是兩座雙塔式大廈而中間是一座長型大廈。商場設在屋邨中央,並有天橋連接兩座雙塔大廈。


象山邨設施在當時來說十分完善,包括慈恩幼稚園和中小學校兩間:路德會呂明才中學和已停辦的荃灣信義學校。位於屋邨商場昔日亦俱備各種設施,曾包括漢城酒樓、椰林閣和象山快餐等餐廳、診所、士多、遊樂設施、街市和社區中心。順帶一提,當年屋邨並未有保安,飛仔街童橫行,因此位於偏僻地方的象山邨設置了警察派出所,確保治安。


昔日的屋邨有不少大牌檔,他們都會佔據邨內的大空地,但晚上噪音滋擾居民,早已成為垢病。故象山邨特備了熟食中心,是當時屋邨新穎設計,大牌檔滋擾問題大為改善。難以想像的是,在荃灣北部最大的石圍角邨落成前,竟然可以望到荃灣市中心,甚至遠眺青衣一帶海景,加上周邊的綠蔭林谷,空氣清新,可謂背山面海,環境極為清幽。 如此配合天然環境的精心設計,讓每一戶都能享受到獨特的自然景色,是難得一見的屋邨之一,可惜當時的海景早已淹沒在如今的樓海中了。


曾經的三層遊樂谷

象山邨在康樂設施上,原來還巧妙的利用了附近城門谷的天然山坡地理位置,為各年齡市民分劃出活動和休憩區域。 可惜遊樂谷早已隨興建城門谷公園而消失,到底八十年代時是怎樣呢。 象山邨對出,即現時城門谷公園網球場和足球場的位置,原先設有三個不同的露天康樂設施,依山坡區劃為高中低層,分別照顧兒童、成人和老人所需。


最高的位置,當然是為了愛跑上跑下的小童而設的遊樂場,有大沙池、韆鞦、搖搖板和一些大型水泥管。中間位置,是為少年和成人而設的一個大型足球場和兩個籃球場,底層則是讓老人家休憩的小花園,不過現在想來其實讓老人家走三層似乎並不理想呢。可惜,隨後一九八五年,為了興建城門谷公園,這些遊樂場都被清拆,成為城門谷公園北園的一部份,遊樂谷亦漸漸被人遺忘。


垢病

早住早享受似乎並不適用當時,昔日政府為民所急,務求以最快速度興建住屋,惟相關基建未能及時落成。 最先落成的是處於較高地勢的秀山樓,在1978年12月完竣入伙,惟整個屋邨在入伙初期並未完整落成,邨內道路和商場仍在建造中。這段時間,居民必要經過城門道到梨木樹邨購買日常用品,商場直至一九七九年六月才完成啟用,然而,象鼻山路仍未通車。居民要來往屋邨,除了經和宜合道從梨木樹邨卜進出外,只能利用非常狹窄的城門道,相常不便,象鼻山道要等到1980年才通車。


在象山邨未入伙前,早有意見認為屋邨遠離市中心,交通誓必成為不便之處。 公共交通初時僅有一條每30分鐘一班的32A巴士,連接荃灣碼頭,班次顯然不足應付需求,即使後來加開了小巴,情況亦未有大改善。早上外出工作的居民跟要與晨運人士爭巴士,不得不到旁邊的老圍村剩坐昔日的貨車村巴,或者遠走至梨木樹邨乘坐巴士。不過由於象山邨依山而建,路邊的樹木十分多,在能夠開窗的熱狗巴士仍然盛行的日子,忽然被樹技打中時有發生。


老店和老化

象山邨落成四十年,有著不少老店,例如象山快餐店已近四十年歷史,店內保留昔日港式快餐店的模樣和水牌。當中螢光汁茄飯更是街知巷聞,味道如何見仁見智,一星期只開數天,被街坊笑稱三不開,筆者來過幾次象山邨,只見過它開門一天。


旁邊的鴻冠堂藥行,老闆娘養了一隻鸚鵡,老闆說他的名字叫做發哥,所以一叫他就會發哥發哥的叫,十分好意頭,更會跟人打招呼,相當有趣。對面的老人院,是昔日漢城酒樓,老一輩愛到城門水塘晨運後來飲茶,可惜筆者問過街坊,可惜都沒甚麼印像何時變成老人院,似乎很早己經結業。


象山邨的規模不算大,但原本預期容納一萬二千人的象山邨,現在僅剩五千餘名居民,六十五歲以上的佔全邨已超過五分一人口,邨內設施逐漸改建成老人設施。象山邨原有一所慈恩幼稚園和信義小學,亦早已因學童減少而結束營運,而街市的舖頭大半亦結業,漸漸變成孤島邨。居民大多需要坐車到荃灣街市買餸,再回到象山邨,筆者連日到訪象山邨已經覺得路程非常遙遠,對於不少上年紀的人來說更是辛苦。我們常常說領展破壞了昔日充滿人情味的屋邨商場,翻新後大幅加租,寧可保持原狀;而這𥚃的居民,卻是十分希望老舊的商場得到一個新景象,到底翻新舊地,如何才能得到平衡,在錢字之下似乎難以解決。


《街影》

二零二一年十月廿六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