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白田邨II:白田邨的進化

上期說到白田邨落成前的回憶,今次時光機往後一點飛行,第二期講講由石硤尾搬上白田邨的記憶,以及看看白田邨如何一步步成形。

由舊區開始

六十年代中,深水埗已經有數個徙置區,包括石硤尾、李鄭屋以及大坑東徙置區。然而,這些徙置區在當時已經落成將近十年,面對設施老化以及過度人口等情況,政府計劃改建這些徙置區屋宇,以解決日益嚴重的居住問題,同時興建白田邨準備安置各區居民。


1964年12月,政府刊憲擴充石硤尾徙置區,在其北部一處山丘興建新的徙置區,而這個山丘兩旁就是上期說到的石硤尾新木屋區。當地居民初時慣稱白田邨為新區,報章和政府刊物也以白田新區稱之,石硤尾徙置區順理成章就是舊區了。


「⋯五十年代住得舊區七層大廈,全部都是窮鬼,其實好少落深水埗,不算有錢地方,但反正消費不起。有時候爸爸心情好,會帶我們去戲院看工餘場,石硤尾那時候有幾間戲院,好像是皇宮戲院和美麗宮戲院,遠一點落深水埗的北河戲院、黃金戲院,不過都只夠錢看一些過氣電影,只有黑白,彩色太貴無錢看!


小學時大多在就區內玩,放學和朋友跑到山上玩,雞公山、訊號山(嘉頓山)捉金絲貓就一天了,入黑就要快回家了,因為石硤尾有很多飛仔作惡,加上街燈很暗,區外人都不敢來。後來慢慢大個,同學們好多都要幫屋企手,我讀到初中便因為家貧無法付擔學費,也得回到爸爸的生果檔幫手,自然少了玩耍的時間,所以問我舊時其他地方的回憶,其實我也不太曉得。」


這位街坊提到的雞公山,並非正式名字,也不是西貢的雞公嶺,位置是現在的石硤尾公園。雞公山看起來像一個公雞頭,與獅子山相成趣,是大多老一輩石硤尾居尾的集體回憶。1970年,政府配合白田新區發展,計劃在雞公山上興建公園,雞公山1973年被削平,石硤尾公園北面部份最終於1982年啟用,而南面山腳,即黃棣珊紀念中學和前石硤尾警署的後方位置,則在1978年建成白田臨時房屋區,其後臨屋區在1991年關閉,改建成公園南面部份。


現在由白田行到深水埗可能已覺得身水身汗,不過對當時的人來說,鄰近大埔道的白田邨交通相當便利,而且深水埗市區亦有不少商店、街市、酒樓和戲院等設施。為了提供邨內居民就業機會,政府同時計劃興建兩座七層高的工廠大廈,也就是1977年落成的石硤尾政府工廠大廈。廠內有不同工業,有不少廠戶是木屋區時代的山寨廠。昔日舊式理髮店的鐵風筒是香港產品,這𥚃就是其中一個生產地。1999年,房委會以設施過時為由,宣布清拆廠廈,幸運的是,它最終在2008年被活化為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有廁所的第四型徙廈

1969年,八層高的第4、5、6座率先入伙,大廈並沒有設置升降機。大廈採用當時最新的第四型徙廈設計,除了首度設置獨立廚房和廁所,無需再與全層鄰居共用外,人均單位面積亦由以往24平方呎增加至35平方呎,大幅改善居住質素。


「⋯我不是住白田邨,而家舊區那時新起的廉租屋,廁所兩戶共用的,有道門鎖住,每家人都有條鎖匙,治安比舊的七層大廈公廁好一點吧,畢竟終於有門,但沒有了水喉房,洗衫要在廁所裏⋯」


1961年,政府落實推行廉租屋計劃,1964年在而今石硤尾邨美映樓位置,興建𝟳座七層高的偉智街政府廉租屋邨(後來改納石硤尾上邨),讓一些低收入但不合資格入住徙置區的市民申請,這些大廈為第三型徙廈,設有兩單位共用的廁所。相比之下,第四型的白田邨設備顯然更為先進,難怪當年的居民得到搬遷消息後感到興奮。


首批第四型徙廈在1965年落成,最大特點是由昔日7層大廈進化成16層樓高大廈,並首度在大廈中央設置升降機,當年被形容為有如摩天大廈的龐然巨物。最後剩下的兩座第四型徙置大廈,是石籬邨第10和11座,分別於1966及1967年落成,可惜現正拆卸中,意味第四型徙廈已成為歷史。由於徙置區居民教育水平一般較低,有些居民不懂操作升降機,遇過徙置區居民憶述,區內曾經有居民自發擔當升降機操作員,但因為居民很快便熟習使升降機而消失了。然而,白田邨的第四型大廈卻是異例,只有八層樓高,故沒有設置升降機。


第六型徙廈:由舊區到新區

直至1972年,第7、8座八層大廈,以及第14至17座十六層大廈亦相繼落成入伙,當中第7、8座亦無提供升降機,六座大廈均為當時最新的第六型徙置大廈設計,屬於政府廉租屋,稱為白田政府新邨,是房委會正式成立前的試驗管理屋邨。1973年,配合時任港督麥理浩的十年建屋計劃,政府將徙置事務署和屋建會重組,成立香港房屋委員會。石硤尾徙置區重建工程也正式展開,同年末率先遷走7座七層大廈的居民至新落成的白田邨。為統一管理,白田新區在同年改稱白田下邨,而白田政府新邨則改稱作白田上邨。


「⋯六十年代,我們仍住在七層大廈,南昌街一到雨季就經常水浸,水深及膝,正正因為雞公山上的水流直衝下來。1973年左右,舊區開始重建,政府就讓我們搬上白田邨第14座,我記得我媽媽知道消息後十分開心,她說:『終於不用再屈在七層樓,我們有自己的廁所啦,住在山上,不用怕漏水和水浸啦!』⋯」


第七型徙廈:白田邨建成

1976年,政府為進一步重建石硤尾徙置區,落實在白田邨增建六座大廈安置居民,即第1、2、3座八層大廈,以及第9、10、11座十六層,在1979年入伙,納入上邨範圍。大廈全部採用第七型徙廈設計,單位面積更大,外觀上比六型徙廈簡潔,底座再沒有因為大單位而凸出的部份。增建的大廈更破天荒提供十人單位,單位內有四間睡房、兩個廁所,也有客廳和飯廳。不過,這種十人單位其實是由兩個普通的五人單位打通而成,是白田邨的創新嘗試。


1979年,整個白田邨終於落成,計共有8座8層和9座16層大廈,全邨17座大廈,規模算是十分龐大。由於白田邨人口上升,而且由於屋邨位處於山丘上,沒有足夠空地提供汽車停泊,駕車居民需要把汽車停泊在附近的南山邨和大坑東邨,十分不便,故政府又在屋邨中央增建了白田商場、停車場,還有社區會堂,以及籃球場和足球場,讓白田邨設施愈趨完善。


白田邨重建計劃

80年代,香港公共房屋史上發生了另一宗重大事件,26座問題公屋醜聞。1982年,廉政公署接報葵芳邨的部份樓宇因偷工減料而有嚴重結構問題,最終發現超過570座樓宇均有些情況,而當26六座更需要即時清拆,包括白田邨第14、15、16座。


1986年,政府宣布重建白田邨部份具結構問題的樓宇,第14、15、16座最終在1989年拆卸,以新型和諧式大廈取代,即翠田樓、裕田樓、潤田樓等。由於需要遷走大量居民,政府在昔日深水埗碼頭南部的新填海地,興建南昌邨,安置白田邨中受清拆影響的居民,此處本來計興建中小學、政府合署和診所等設施。第7、8及17座延至1995年初清拆,而第4至6座則於2000年初拆卸,重建而成的大廈同樣如白田邨當初一樣,接收因石硤尾邨重建受影響的居民。白田邨內曾有多所中小學,包括聖公會紀岳小學、佛教陳式欽學校,但重建後均遭拆卸,只剩下白田天主教小學,不過如今亦逃不過清拆命運。


2012年4月,房屋委員會正式落實分三期重建白田邨,2014年1、2、3和第12座相繼拆卸,而白田商煬則延至2019年清拆,如今最後屹立的第9、10、11和第13座亦正式在去年末開始清拆,現在幾近夷為平地。


《街影》

二零二三年四月廿四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