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維多利亞城界線與界石

維多利亞城是香港自1841年開埠後首個發展的地區,堪稱首都。1903年10月,立法局正式討論為維多利亞城劃定正式邊界,並在稍後時間於邊界上豎立若干支石柱以標示邊界。筆者翻閱昔日立法局文件,重新看看初期的維多利亞城的定義是如何,為何南邊的界石多在山坡上,到底石柱上的1903所謂何事,以及城界定義的變遷。

維多利亞城界線與界石

維多利亞市

香港本來是個荒蕪之地,在1840年大概只有人口五六千,十數條村落。1841年1月,英國人登陸水坑口宣示主權後,隨即著手發展香港。地方雖小,發展概念與其他殖民地相似,先建立一座城,然後興建各樣設施吸引人來定居,再發展周圍區域。當年正是女王維多利亞(Queen Victoria)在位的時代,因此在香港較為重要的地方會以女王命名,如港島第一高的太平山(Victoria Peak)和維多利亞港(Harbour of Victoria),而在香港建立的第一座城市,理所當然要以女王命名。維多利亞城(The City of Victoria)這個名稱在1843年的文獻中已經出現,正式中文名稱其實是維多利亞市。

發展維多利亞市

1843年7月6日,量地官亞歷山大•歌頓(Alexander T. Gordon)受首任港督砵甸乍爵士(Sir Henry Pottinger)指派下,撰寫了一份城市規劃報告,而量地官就是工務司的前身。報告提出在皇后大道以北,即向海一側,沿岸興建大量碼頭、倉庫和商行建築,如同英國泰晤士河一樣,有助貿易帶動經濟發展。同時興建一些公共和行政設施,如立法局、郵政局、交易所、銀行、醫院和市場等。大道以南除了建立總督府以及教堂用地外,亦興建大量住宅建築,以供華人和洋人居住。

發展維多利亞市

開埠初期,香港發展一直集中在維多利亞城,大多充滿古典味的英式建築都在此時此地建立。維多利亞城漸漸被視為市區,其外就是郊區,試想像如今高樓林立的九龍,在19世紀可是香港的郊區。19世紀50至60年代,中國爆發太平天國運動,從中國而來的難民漸漸增多,人口在急速上升,政府得發展新地域以把人口安置,加上在1851年12月28日發生上環大火,第三任港督文咸提出在中上環西部沿岸進行填海工程,增加可發展土地興建各類設施。自此以後維多利亞港經歷多次填海,維多利亞城亦漸漸發展成型,皇后大道以北成為非常活躍的貿易區,而大道以南則發展成多樣化的商住區。

維多利亞城界線與界石

分區和新城市

隨土地開發和填海,以時任港督命名的區域,如第4任港督寶寧(Sir John Bowring)所建築的「寶靈城」、第7任港督堅尼地(Sir Arthur Edward Kennedy)建立的「堅尼地城」等的「新市鎮」相繼在附近出現,不過規模都遠遠不及維多利亞城,而且這些地方後來都正式劃入維多利亞城。按照歌頓的建議,維多利亞城在開埠初期被劃分為三環,即常聽的上環(Sheung Wan)、中環(Chung Wan)以及下環(Ha Wan),分別甚為明顯。


中環一帶乃政府和商人的基地,除了政府山外,還有大量倉庫、教堂、洋行和洋人居所,而下環一帶則是一些洋人住宅地方,但黃泥涌一帶因為地處低窪而較遲發展。上環就是唐人的聚居地,滿佈一些像永和號般的兩層高木製唐樓,到處都是市集和小販。


唐人街

不止外國才有唐人街,原來在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的香港人會以「唐人街」稱呼維多利亞城中的上環,比下環更為熱鬧墟冚。但開埠之初,政府對華人地區甚少規劃和管理,一般只按照大清律例,衛生極為惡劣,最終在1894年,於上環太平山街一帶爆發鼠疫,造成超過2000人死亡。唐人與洋人除了生意往來外亦甚少有交流,兩區互不相干。西環則到1850年代末才開發,到1870年代,第七任港督堅尼地在港島西部填海後,形成一個唐人墟,就是堅尼地城,而維多利亞城也成為了香港的核心區域,與香港一同高速發展。

模稜兩可的邊界

維多利亞城雖以城為謂稱,卻沒有如九龍寨城、圍村般的城牆,而且城界隨著香港開埠後不斷發展而屢次向外擴展,故此在19世紀,維多利亞城的界線都是沒有正式明文定義。 在1888年有關戶籍登記的法例當中,維多利亞城的定義是指下列10個分區:堅尼地城、石塘咀、西營盤、太平山、上環、中環、下環、灣仔、寶靈頓以及掃桿埔。


「⋯港督有權下令將上述範圍擴展至殖民地中任何一個部份。各分區界綫則應在地圖上標明,並保存在華民政務司以及工務司的辦公室內。」該法例說明維多利亞城的邊界其實有是有清楚在地圖劃出的,但這份地圖居然只是放在兩司的辦公室內,當時的市民根本無法辨認到城市範圍。

初期維多利亞市定義

1901年10月31日,維多利亞城的定義被寫進法例中,筆者粗疏翻譯:「⋯凡在任何條例,或規定、規則,抑或是附例中,使用『維多利亞鎮(the Town of Victoria)』一詞或『維多利亞市(the City of Victoria)』一詞,而該詞並無給予任何定義的話,除非內文另有規範,則該詞是指:香港(維多利亞市)北以海港為界,南以高出海平面 600 呎之山坡等高線為界 ;東以橫跨筲箕灣道(今銅鑼灣道)的明渠中心點作起點,劃一條止於黃泥涌學校的直線,然後再向南伸延至南邊界;西以魔星嶺為止。」


界線曾以景物定義

1902年2月25日,律政司威廉・葛文(William Meigh Goodman)在立法局會議這樣說:「⋯在我進入本會議廳之前,曾有人向我指出,維多利亞城的東邊界的定義是這樣描述的:『從銅鑼灣之西南端的一座拱橋,劃一條止於黃泥涌學校的直線,然後再向南伸延至南邊界。』然而,我最近獲悉,這座座拱橋已經在最近被拆卸。故此,我在(去年)與工務司商議後,他建議日後我們不應再用『拱橋』,而應該使用『橫跨筲箕灣道的明渠中心點』作為東邊界的起點定義⋯」

英文原文

東邊界的起點

原來19世紀末,東邊界是以這種複雜而抽象的語句來形容。葛文提到的拱橋早已被拆毀,其位置是現在皇仁書院旁的大坑火龍徑頭,昔日是大坑明渠的末端。這裏以至大坑之間的土地是在19世紀末填海而成,而新填海地中修築了一條人工明渠,用以將大坑河的山水流引出銅鑼灣,這條人工明渠在2012年正式被覆蓋,成為今天的火龍徑。

立法定義維多利亞市界線

1902年8月7日,律政司亨利・白加利(Sir Henry Spencer Hardtman Berkeley)在立法局提出《1901年差餉條例修正案》一讀動議,並在二讀時表示,提出議案的目的是為了擴展維多利亞城的邊界,包括東邊界以及南邊界,以便徵收差餉。由此可見,維多利亞城的邊界在20世紀初仍然不斷擴張。1903年10月1日,為清楚展示維多利亞城的邊界,律政司亨利・白加利(Henry Spencer Berkeley)在這天的立法局會議上正式向立法會主席,即港督卜力爵士(Sir Henry Arthur Blake),動議立法訂明維多利亞城的界線。


「⋯本局經常收到眾多有提及維多利亞市的條例,惟每次均需要界定『維多利亞市』一詞之涵義。事實上,『維多利亞市』向來沒有統一定義。此外,提出過的市界定義亦不夠準確⋯例如,西端邊界被描述為魔星嶺,但確實位置又視乎情況而有所改變。因此,政府認為提出此項界定邊界的條例草案是明智之舉⋯」


釋義條例

白加利指出,過往立法局會議上多引用「維多利亞市」一詞,然而其界線卻一直無統一定義亦不準確,容易引起混亂。1903年11月19日,三讀通過後,港府在翌日正式刊憲《釋義條例》(Interpretation Ordinance),清楚列明各地界線,包括維多利亞市、香港水域,以及維多利亞港等。


「⋯『維多利亞市』或『維多利亞』指以下範圍: 以北 —— 海港; 以西 —— 由北至南畫一線,穿過內地段1299號的西北角位,並由該角位向南伸展850呎; 以南 —— 由西界線的南端向東畫一直線,直至與龍虎山附近高出基準面700呎之等高線相接,然後沿該等高線畫至與東面界線相接為止; 以東 —— 由皇后遊樂場西邊界畫一直線,直至與筲箕灣道(今銅鑼灣道)相接,然後地段1018的東南角位,續沿其南邊界畫一直線,再延至與黃泥涌谷以東的黃泥涌道西邊相接,續延至內地段1364號東南角,之後延至與南面界線相接為止。」


不斷變遷的界線

這個維多利亞城的界線,隨著香港島不斷發展和填海而繼續有所改變,例如在1950年版的法例中,維多利亞城的邊界南邊界改為:「⋯由西面界線的南端向東畫一線,直至與龍虎山附近高出主要基準面700呎的等高線相接,即在稱為“利福民的螺釘”的水準標誌(按地平面嵌於與皇家海軍船塢主閘口相鄰的26號海旁地段舊址上的儲物室牆上的銅螺釘的最高點)對下17.833呎相接,然後沿該等高線畫至與東面界線相接為止;」


直至1987年版的法例改為:「⋯由西面界線的南端向東畫一線,直至與龍虎山附近高出主要基準面700呎的等高線相接,即在稱為“利福民的螺釘”的水準標誌 (按地平面嵌於皇家海軍辦事處及海軍船塢膳樓東牆的銅螺釘的最高點)對下17.833呎相接,然後沿該等高線畫至與東面界線相接為止;」


此描述至今仍然存在於香港法例基本法第1章 《釋義及通則條例》,不過維多利亞市這個名詞基本上在香港已經名存實亡。

維多利亞城界線與界石

邊界石碑

即使法例中明確指出了城界範圍,不過政府亦在界線上,每若干距離標立石碑,現時僅剩下九座。我曾與一位老伯聊天時,他提及另外的地方如銅鑼灣亦曾有石碑,但在他的印象已因起樓拆遷,而我亦找不到相關證據。四角錐頂的城界石碑上寫上「City Boundary 1903」,1903指的是城界刊憲日期。翻閱工務局紀錄,有些石碑似乎在1920年才被豎立於邊界上,不過邊界石豎立的實際日期,有待考證。現存的石碑,除了位於山上的,有些都被移動過。如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的一塊,在七十年代時位於域多利道,石碑當時被發現臨時建構物和瓦礫覆蓋。政府把石碑移至附近當時剛落成的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在不影響場地使用下供遊人觀賞,位置仍然在城界之上。黃泥涌的一塊亦曾因道路工程被移離,後來放回原位。

長途電話

順帶一提,二十世紀初,電話剛引入香港後,電話公司亦以此界線,分為市區電話,和郊區電話。維多利亞城之外乃郊區,而郊區電話收費極為高昂,有如長途電話。時移世易,儘管維多利亞城的概念早已消失在香港中,但仍然能在剩下來的石碑也到一些線索。香港由開埠初只有港島一個小市區,發展到國際繁榮的大型都市,實在不容易。


《街影》

2023年10月3日

 

社交平台版本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