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聖安德烈堂 — 九龍首座聖公會教堂

上回說到天星小輪起初是由巴斯人米泰華拉Dorabjee Naorojee Mithaiwala, 1824年—1904年7月7日)創立的一個私人渡輪公司,後來九龍倉收購後成為今天的天星小輪公司,今天說說一個與九龍倉創辦人吉席·保羅·遮打爵士Sir Catchick Paul Chater, 1846年9月8日—1926年5月27日)有關的歷史建築 —— 九龍聖安德烈堂(St Andrews Church Kowloon)。


九龍聖安德烈堂位於尖沙咀彌敦道,是九龍區現存香港聖公會轄下歷史最悠久的教堂,它的建立與九龍的發展有關,今天來說說聖安德烈堂的故事。1843年,聖公會來到香港傳教後,先後在維多利亞城興建其首座教堂聖約翰座堂,以及1851年創辦聖保羅書院,其後在1865年更成立其第一所華人教堂聖士提反堂。


九龍發展

直至1860年,中英雙方訂立《北京條約》,英國正式取得界限街以南的九龍半島,英軍隨即在尖沙咀建立軍營,也就是現在的九龍公園前身威菲路軍營,為香港島建立興中國大陸的一個重要軍事緩衝區。當時九龍第一條道路羅便臣道(Robinson Road)在英國接收九龍前已經修築完成,而這條道路在1909年3月更名為今天為人熟悉的彌敦道(Nathan Road)。「⋯九龍一直是香港美麗的市郊地方,雖然今天它仍是一個渺無人煙的郊區,但我不禁想像在不久將來,每個來到九龍的人將會形容這裏是香港發展的重要工場(workshop of Hongkong)⋯」加士居爵士在九龍英童學校於1902年開幕時這樣形容九龍。


另外,上回提到遮打和麼地這兩位來自印度的商人在1868年合組遮打麼地洋行,從事地產業務,投資發展九龍尖沙咀土地。後來1886年,遮打又與怡和洋行等合辦了香港九龍碼頭及貨倉有限公司,在尖沙咀建設碼頭和貨倉以經營轉口貿易,也就是後來的九龍倉。加上在1904年港督彌敦爵士在就任後大力發展九龍半島,一些住宅亦沿着彌敦道落成,讓駐紮九龍的軍人和其家屬居住,尖沙咀的發展潛力無可限量。


聖安德烈堂

九龍人口增加對教會的需求也上升,聖公會亦在1897計劃在九龍興建其第一間教堂,維多利亞主教霍約聖保羅書院第五任校長) 在1899年親身到九龍視察選址,惟當時資金不足的關係擱置。後來遮打爵士捐款三萬五千港元,使聖安德烈堂建築工程得以在1904年展開,教堂在1906年10月6日落成。


「⋯坐在這座教堂裏,心靈總感到異常寧靜,偶爾會聽到從外面傳來整齊的的步操聲,那是來自對面的威菲路軍營⋯」


1904年12月13日,維多利亞主教霍約瑟主持奠基儀式,當年的奠基石仍然保留在教堂的正立面下,紀念這座教堂從這天起屹立九龍,以及遮打爵士對教座的貢獻。教堂座落在九龍彌敦道的一處政府提供的高地上,由利安建築師樓(Leigh & Orange Architects)的建築師Mr. Alfred Bryer所設計,他的作品還有香港大學本部大樓。教堂建築風格沿用英國的哥德式教堂,格局是典型的拉丁十字型,而外牆以紅磚築成。教堂內的各種陳設其實是由當時不同各界所捐贈得來,例後殿繪有耶穌被針十字架、最後晚餐的彩繪玻璃窗戶由遮打爵士所捐贈,至今仍然健在,昔日的演講台則由教堂的建築師Mr. Alfred Bryer送贈,洗禮盆由聖約翰座堂牧師Rev. Fr. Johnson捐贈,社會各界眾志成城為九龍首座教堂作出貢獻。


教堂成立以來面對過不少危機。九龍半島在二十世紀初不算人煙稠密,教堂啟用初期,絕大多數教友來自對面的威菲路軍營的軍人和親屬,不過1914年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服役軍人離開教會奉獻減下使教堂一度 面對營運困難。到二戰發生時,聖安德烈堂亦被日軍徵用為神社,旁邊的牧師住宅更被用作神職和日軍情報人員的宿舍。戰後,教堂曾在每星期日舉辧義學。為了紀念教堂奠基五十周年,三角頂石門在1954年加建。教堂亦曾為難民提供臨時庇所和糧食,尤其是戰後難民以及七十年代的越南難民潮。


百年過去,聖安德烈堂依然屹立在彌敦道,儘管教堂曾現代化翻新,也有, 彌敦道傳來的步操聲變成汽車聲,昔日對面的軍營變成公園,但走進堂內靜思,彷彿仍然能夠感受到當年的寧靜和莊嚴的氣派。甚至當年參與建築 聖安德烈堂的利安建築公司至今依舊存在,除了聖安德烈堂和香港大學本部大樓,中環前法國外方傳道會大樓、跑馬地聖保祿天主教小學也是出自 利安建築師樓,大家經過時不彷留意一下它們的相似地方吧!


《街影》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二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