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觀塘賽馬會健康院的故事

觀塘賽馬會健康院作為觀塘第一所公共健康院,一九六四年落成至今默默陪伴街坊接近六十年。隨著觀塘重建計畫最後一期展開,近日亦正式開始拆卸工程。雖然可能老一輩街坊才會有共鳴和印象,不過還是讓我們一同回到舊時年代的健康院看看吧。


 

觀塘第一所健康院


戰後50年代香港人口急劇增加,同時航運復通,輕工業亦正蓬勃發展。為了增加土地容納人口和工廠,政府決定在觀塘大規模填海,並以能自給自足的衛星城市作為概念,開發「觀塘新區」。觀塘新區在50年代末已經大致成形,政府合署亦在1962年啟用,提供各種服務包括郵政。然而,觀塘新區卻未有任何大型公共診所和醫院,各界批評觀塘愧對衛星城市之名。


因應觀塘區工業日益繁盛,人口大幅上升,加上昔日衛生欠佳,區內對醫療服務的需求有增無減,醫務衛生署經3年半籌備計劃和建造,觀塘健康院終於在1964年4月落成啟用,一直默默照料街坊健康。順帶一提,觀塘健康院係由當時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在60年代合共捐款500萬興建的3間健康院之一,而其餘2所則是元朗健康院和長沙灣健康院,因此觀塘健康院的名字前還註有「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觀塘健康院外觀與旁邊的政府合署相似,簡單樸素,是戰後典型的現代主義風格建築。這也解釋了為何觀塘鮮見戰前流行的古典建築遺跡,因為整個觀塘以前要不就是小山丘,要不就是新填海地。


1964年4月23日,在熱心公益事務的立法局議員馮秉芬和醫務衛生總監鄧炳輝主持下,掀起蓋著在地下大堂紀念牌的紅布,意味觀塘健康院正式開幕啟用。


「⋯興建這座診所,不單係一個部門⋯重點係協助病者康復重投社會,讓他們發揮技能作出貢獻,係不容忽視之事⋯」


鄧炳輝當時這樣介紹觀塘健康院,別小覷這座僅高四層的診所,它麻雀雖小卻係五臟俱全,照顧了整個觀塘新區的居民健康。除了門診部、急症室和牙科診所外,健康院竟然還有一個小型手術室,據說是為了工廠區特別而設。此外,昔日交通不如現今方便,故健康院地下亦設有職員宿舍,便利居於偏遠地的醫生和醫護員工。2樓則是母嬰健康院,提供家庭計劃指導,以及教導孕婦和新手媽媽照料孩兒,亦會配給必要營養品如奶粉予貧困家庭。不過,讓筆者最摸不著頭腦的,是老一輩觀塘街坊都異口同聲說他們就在健康院出世,按道理說不是在醫院分娩嗎?謎底待會揭曉。


 

集體回憶


時光飛逝,觀塘健康院由落成到停用,至現在終告拆卸,不經不覺已快60年,照料街坊健康的回憶卻永遠不會被遺忘。「⋯爸爸天未光就帶我排隊輪街籌看醫生打針,起碼要排三句鐘⋯」觀塘健康院開幕之時,乃整個觀塘區惟一一間公營診所,而聯合醫院要到1973年才正式落成啟用。因此,除了觀塘新區外,牛頭角、遠至茶果嶺甚至藍田的的居民亦會利用觀塘健康院。故健康院短短數年已告飽和,不得不延長服務時間和增加駐院醫務人員,但仍無法解決大排長龍輪街籌情況,若要看醫生就必須晨早擔凳仔排隊。


「⋯兒時家裏好窮,就算有病,寧可由牛頭下邨步行去觀塘看醫生⋯」不惜長途跋涉由牛頭角和藍田跑到觀塘排街症,可算是當六七十年代這邊街坊的回憶之一。雖然聯合醫院在1974年啟用,但輪街症情況持續到八九十年代,政府陸續增建容鳳書母嬰健康院、牛頭角健康院和藍田健康院等,才大大緩和東九龍的醫療壓力。時代進步,如今輪街症不再,變成更方便的電話預約。「⋯媽媽在這裏拿政府派發的魚肝油丸⋯ 」


另外,有一樣被遺忘的,原來健康院設有施賑部,不時配給營養品予貧困家庭,例如先前提到的奶粉,還有五六十年代興起的魚肝油等。「⋯我第一隻牙在觀塘健康院剝 ⋯」 牙科診所更是觀塘區小孩子恐懼的地方之一,街坊說,逢星期三都會有脫牙服務,由於價錢比起街外相宜,每到星期三都大排長龍。


「⋯快點拆就最好,癮君子弄得烏煙瘴氣⋯」不過,觀塘健康院在街坊心中的印像,在70年代徹底被改變,一夜間變成生人勿近之地。60年代中,美國醫學界開始研究利用美沙酮作戒毒治療,被形容為以毒攻毒,結果發現效果甚佳。 後來1972年,為了大力掃除濫藥問題,香港政府亦正式提出引入美沙酮戒毒方案,經臨床試驗成功後,改建了幾所健康院成為美沙酮治療中心,惟診所仍然不敷應用,由此政府又在1976年增設更多戒毒中心,而觀塘健康院亦是其一。當時戒毒中心只在晚上六時至十時開放,原來是為了讓戒毒人士能在放工時戒毒,不致影響工作。不過由於他們的舉動奇怪和人數不少,晚上在診所外留連的戒毒人士讓街坊感到份外不安。 現在觀塘美沙酮診所已搬到觀塘地鐵站一個舖位,有關美沙酮的小歷史,留待日後再和大家分享。


 

嬰健康部與留產所


「⋯母嬰健康部亦有助培育觀塘的下一代,讓他們能成為這個新市鎮健康的公民⋯」原來,昔日的健康院除了指導家庭計劃外,確實提供接生服務,六七十年代的觀塘健康院,在三樓曾經設置留產所,提供了二十張床作接生之用。留產所一詞在現代香港早已消失,但在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受戰後嬰兒潮的影響,面對大量嬰兒出世,公立醫院迅速飽和,故有指五六十年代的嬰兒有一半都是在留產所出世,留產所直至80年代才漸漸消失。


「⋯我和妹妹在觀塘健康院出世,這𥚃的姑娘好惡,不斷罵我媽媽為何生那麼多個,我哥就在林玉環出世⋯」


那麼,林玉環是甚麼?原來不只公立健康院設有留產所,坊間還有一些平民留產所設在大大小小的唐樓單位中,而林玉環留產所就是裕民坊唐樓其中一所。此外還有司徒雪珍留產所,司徒雪珍又是誰呢?原來她是當年醫務處的醫生之一,婚後退休為觀塘街坊提供了接生服務多年。有關留產所的歷史,又要留待日後再講了


《街影》

二零二一年九月廿九日


 

社交平台版本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