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那些屋邨裏的洞

每次走進坪石邨、愛民邨,華富邨這類舊屋邨,強烈空間感的天井總讓人感到無比震撼,但是有些東西卻是現在再無法感受到。

那些屋邨裏的洞

天井奇妙的地方,是它會帶給人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從地下往上眺望,像是個通往天堂的隧道;由頂樓往下望,卻是一個無底黑洞,彷彿有種神秘力量要把你吸引,手心不禁冒汗。在冷氣尚未普及、電力有限的時代,空曠的天井有助對流通風、增加採光,這是眾所皆知的。這些舊屋邨,都是七十年代起港督麥理浩爵士炮製的十年建屋計劃產物,比簡陋的徙置大廈進步不少。相比現在,往日舊型公屋似乎更具濃厚的人情味。


重溫港台《小時候》、《獅子山下》等等在七、八十年代拍攝的劇集,總有著住公屋的小孩子在走廊和大笪地玩耍追逐的畫面。在細路眼中,無限走廊成了運動場的跑道,樓下大笪地就是遊樂場,何濟公、伏匿匿、跳繩、踢波打羽毛球,甚麼都能玩。天井透視的格局,讓他們無論跑了去上層玩,還是在樓下,父母只要站上門口,就能輕易察看他們的舉動,放心讓他們遊玩。到晚飯時在走廊喝令一聲「食飯啦!」,細蚊仔們即時一呼百應跑回家,還記得金香米廣告嗎?除了是細路的遊樂場,走廊、大笪地也是師奶叔公的聚腳地,聊天、打麻雀甚至燒烤也見過,加上昔日的公屋管理沒有現在般嚴謹,車仔檔小攤販也是十分常見,有些甚至公然在舖頭前面擺,碗仔翅、糖水,炒粉麵飯,落樓下便吃得到。當然有時被抓到,搵食工具就會被全數沒收。

那些屋邨裏的洞

現在漫步舊屋邨,偶爾發現到有些單位掛著招牌,原來以前不少人會偷偷經營住家商店,靠雙手幫補家計。假若哪一天頭暈身興,就上廿樓找李中醫,哪天不夠豉油,就落八樓陳師奶屋企買,然後順道上十樓搵聾耳陳恤個髮。這種景況,四十年後的今天絕對無法想像的,也甚少聽過。


相比今天,舊時較少講究私隱,左鄰右里關係卻反而變得密切。以前有事無事都是門常開,隔離師奶會走進來借鹽借米,或是借個爐煲飯,有些甚至把鎖匙留在隔離鄰居,慎防哪一天沒帶鎖匙入不了屋。 晚飯時間,往往亦難免被隔離飯香所吸引。當然哪天在家吵架,或者哪個小孩被斥罵考試包尾,鄰居也會聽到的,自己便成了收音機的立體聲實況廣播劇裏的主角,全層收聽。昔日屋邨沒有甚麼會所,寬闊的走廊就是街坊聯誼的地方,互相交流,乘涼飲酒,傾談心事,甚至擔張帆布床在走廊睡也不是過份。到中秋走廊欄桿點滿洋燭,鬥光鬥亮,喜氣洋洋,為工作繁忙的生活增添不少色彩。

那些屋邨裏的洞

九十年代屯門色魔案以前,屋邨大多都是沒有電閘和保安,也許以前那種緊密的鄰理關係,街坊能守望相助,相互信賴。人與人溝通,使長久的街坊關係得以建立。可是,管理加強後,屋邨的治安確實提升了,人們亦開始注重私隱,鄰里關係似乎隨之而急速消失。


以前舊屋邨一棟大廈彷彿是一個大家庭,到現連隔壁姓甚名誰也不知曉,昔日的住家商店、互動交流亦不復存在。新的屋邨設計,單位質素無疑大大提升,但走廊如今變成了密封陰沉的空間,亦鮮見以往開揚的天井大笪地,嚴謹的管理使鄰里關係似乎更難建立。昔日習以為常的事,似乎與現在的社會格格不入,變成無法接的事。舊日的人情味早已消散,剩下的,是個冷冰冰的空洞。


《街影》

二O二一年二月五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