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anishing Hong Kong Logo
  • 街影

重建半途而廢的模範邨

談及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屋邨,大概會想起經歷多翻重建的石硤尾邨,可是現存最古老的屋邨原來是1952年5月入伙的北角模範邨。


驟眼看,模範邨外觀一點也不顯殘舊,廿一層高的大廈背後,邨內空間寬敞,格外寧靜,誰想到它竟曾淪為無主孤魂,重建半途而廢的老屋邨?可惜,模範屋宇會在八十年代初突然無疾而終,模範邨的剩下的資料只能大海撈針,維基百科上的資料亦似乎並不準確。屋邨落成七十年至今,重建卻亦遙遙無期,成為屋邨界的活歷史,街影今天嘗試從各項政府資料和口述歷史中,推敲這條神秘屋邨的時序和故事。


唐樓、徒置區、廉租屋、屋邨

開埠至今,香港人口從未停止增長,尤其四、五十年代,大量難民為逃避淪共而從中國湧至。人口激增下造成各種城市負荷問題,當中房屋短缺最為直接影響民生。戰後百廢待興,新式唐樓相繼落成,樓盤廣告不少標榜現代化建築技術,當年可算是豪宅。現在這些唐樓或許遭人唾棄,但當時樓價甚至租金已非一般中下階層能夠負擔,逼不得已寄居籠屋、劏房甚至木屋區。惟當時政府尚未有計劃直接介入房屋問題,住屋政策偏向以優惠價撥地,協助民間組織自行籌建廉租屋宇以解決屋荒,亦即早期的徙置區。


早在四十年代末,已有數個民間志願建屋組織成立,包括廣為人知的香港房屋協會(Hong Kong Housing Society)、香港模範屋宇會(Hong Kong Model Housing Society)、香港平民屋宇會(Hong Kong Settlers Housing Corporation Limited)和香港經濟房屋協會(Hong Kong Economic Housing Society)。與此同時,政府亦在1952年透過公務員建屋計劃政策,協助公務員以合作社形式自行興建宿舍,1956年即首建成西環高級公務員宿舍,現時已重建為寶翠園和西寶城。這些民間組織在政府撥地和銀行低息貸款協助下,以非牟利形式各自進行建屋計劃。可惜單靠民間力量建屋進度仍然緩慢,無法解決房屋供不應求的狀況。


直至經過1953年聖誕夜的石硤尾大火,促使政府正式發展公營房屋,徙置事務處成立後,在各區興建大規模俗稱七層大廈的徙置區,同時加快清拆存在火災憂患的木屋區,並幫助木屋區居民遷徙。其後在1954年,屋宇建設委員會亦正式成立,自此才有官方機構負責籌建廉租屋邨予收入中下的白領階級,當時薪金一般在200-300元以下,而總入息有嚴格限制,在五、六十年代,是300元至900元。屋建會不時遠赴新加坡等地參考當地公屋建設,而首個屋建會廉租屋邨,則是1958年入伙的北角邨。


六十年代起,政府廉租屋計劃落實,工務司署亦開始籌建廉租屋邨,例子包括黃大仙上邨和下期將會介紹的白田邨,與屋建會廉租屋不同,對象為收入更低而未合資格遷入徙置區的市民,入息上限是400元。最後在1973年,配合總督麥理浩提出十年建屋計劃,屋建會重組成今天的房屋委員會,而兩政府機構的廉租屋邨則合稱為公共屋邨。那麼,全港首個廉租屋是哪𥚃?


答案就是本篇主角—— 1952年4月入伙,位於北角英皇道模範邨。它比1952年9月落成的房協上李屋邨更早入伙。


模範邨

香港模範屋宇會成立於1950年4月,屬非政府建屋組織,致力為入息中等的白領階層人士提供居住單位。有趣的是,模範屋宇會部份成員原屬香港房屋協會,由於成員之間在建屋上的意見嚴重分歧,房協主張盡量以最低租金而最高質素出租房屋,惟一些委員認為房協不設實際,故另行組織「香港模範屋宇委員會」,以模範命名,可略見成員建屋決心。當時主席為曾任市政局及立法局非官守議員的律敦治,副主席為曾任牛奶公司主席的香港富商周錫年。


模範邨位於北角英皇道,鄰近香港殯儀館及昔日麗池夜總會,亦是香港模範屋宇會惟一一個屋宇項目。然而,模範邨實際規劃上並非屋邨,而是被模範屋宇會稱為「模範平民房屋」的樓宇,而且經過多年擴建才有今日的模樣。模範邨原先設計為七座樓宇,預計容納400伙居民,大廈間的空地則計劃闢作球場、公園和休憩設施,並沒有一般屋邨常見的地舖和商場。觀察舊照,雄心壯志的計劃似乎事與願違,在五、六十年代建成初期,樓宇間僅有一些停車位和沙地,相當簡陋,但租金高達140元,同期石硤尾徙置區租金僅需每月14元!可是落成時仍然收到大量申請,2000伙爭奪100個單位。


由於模範屋宇會建樓理念與房屋協會不盡相同,前者主張為中等收入的白領階級建屋,故模範邨特別吸引教師、文員和師爺由請入住,昔日停車場總是泊滿名貴房車。不過,模範邨並非一口氣建成,兩座五層樓宇率先在1952年四月底落成,即現時的民寧樓(D座)和民景樓(B座)。當時模範屋宇會特別邀請了總督葛量洪爵士親赴視察建築,在聆聽總督的評語後才繼續興建。大廈設計與當時唐樓差異不大,不設走廊,採用一梯三伙的形式,大廈共設三梯,不設大閘,一層計共提供一六戶居住。模範邨最初只有一款五人單位,其特別之處,是單位除了客廳和房間,還獨立配備了廚房、廁所和露台,已是相當完善,部份單位更設有前後梯。由於模範邨申請遷入反應熱烈,單位分配更需要採用抽籤方式,一年後又續建一座較長型的五層大廈(F座,現時民樂樓)。


1954年,模範屋宇會認為模範邨對收入一般的白領幫助顯著,故決定繼續擴建模範邨,為了更善用土地,新建成的大廈向高空發展,兩座六層高樓房繼而在1955年落成,即民祥樓(E座)和民順樓(A座)。


半途而廢的重建

不過到1956年末,模範屋宇會停止了模範邨的擴建工作,本來中間預留興建C座的空地一直空置,雜草叢生。其後在六十年代末,模範屋宇會計劃分期重建模範邨,第一期在七十年代初進行,在中間空置的地方興建了現時的廿一層T字型的C座,與其餘五座舊廈相比,C座提供了更大的十四人單位,在1972年11月入伙。至七十年代中,第二期重建展開,把A座和B座部份拆卸,加建C座東翼。


C座東翼本來提供多達190個單位,另外地舖亦有八間,可惜由於模範屋宇會管理層突告失蹤,其轄下惟一屋邨模範邨亦頓成無主孤魂,C座東翼自此荒廢,有屋卻無人能住,甚至曾有人對會方提出以數萬元買下單位。這是1979年十月,模範屋宇會的主席彭寶德突然失去蹤影,重建計劃亦半途而廢,剩下的A座和B座本應在第三期計劃被拆卸,興建另一座21層高的大廈,至今仍可以發現拆卸一半的痕跡。


1979年11月,香港房屋委員會應模範屋宇會的要求,正式接管模範邨,但由於業權仍然屬於模範屋宇會,而主席卻消失得無影無蹤,故房署一直只負責管理而未能改動模範邨。不過到八十年代初,C座依然出現單為丟空的情況,原因竟然是單位過大。房屋署當年表示,當時香港的出生率較戰後相比已大幅下降,家庭一般為5至8人,而空置的空單大多為14人單位,要達到足夠家庭人數和入息,顯然非常困難,故難以尋找合適家庭入住。


今天來到模範邨,一點也感覺不到它竟然是當今最舊的屋邨。儘管與先進設計的屋邨相比,老舊的模範邨似乎早已配不上模範這個名銜,但在徙置區出現之先,它卻展現了當時民間著手解決屋荒的決心,甚至比塢勵德更早堅持單位要有獨立廚廁,只可惜當年雄心壯志的模範屋宇會竟在七十年代末突然無疾而終,重建至今仍遙遙無期。假若大家有機會來到北角,不彷看看這條歷史悠久的模範屋邨吧。


《街影》

2022年1月25日

 

社交平台版本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